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9|回复: 48
收起左侧

【电影剧本】猎人的子弹(暂定名)101

[复制链接] qrcode
发表于 2017-5-5 0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文字的海洋,让你轻松与文字为伍。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小小说 于 2017-5-11 22:25 编辑

题材标签:打猎        复仇        战争        热血

故事梗概:
王老斜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猎人,本来应该过着自给自足的安逸的生活。但是,战争却无情地破坏了他的生活。他有儿子、媳妇和可爱的小孙子。儿子当兵之后,杳无音讯。他决定搬到山上一间本来只作为平时打猎时休息用的茅屋去,因为和媳妇住在一起很不方便。时令正是寒冬,他看到小孙子身上的棉衣破旧,决定打一只狐狸,给孙子做一件皮袄。
可是,当他兴冲冲拿着拾掇好的狐狸皮回家时,日本兵血洗了他们的村子。他的媳妇、孙子都赤裸裸的惨死在院子里。
血海深仇带给他的不仅仅是巨大的悲痛和无比的愤怒,更有复仇的决心。
于是,他一个人,一支双管猎枪,与那些惨无人道的日本士兵展开了残酷的殊死对决……

人物(以主次排序):
王老斜——五十多岁,留着络腮胡子。左眼有些斜视,那是少年学打枪时,由于枪的后坐力不慎误伤左眼而留下的残疾。他忠厚老实而又刚直不阿,早年丧妻,战争之前一直与儿子和媳妇一块生活。
日军小队长——三十多岁,留小胡子。狡诈多疑,凶残成性。
狗儿——王老斜之孙,十一岁,天真可爱。
狗儿娘——王老斜儿媳,三十多岁,善良淳朴。
其他——日本士兵若干

正文

编者按:一个地地道道的猎人度过了平淡而又富足的一天,然而夜晚中“死寂的森林”,“凄冷的天空”,“某种动物的哀号”等凄婉的语句,与今天猎人幸福收获的满意的心理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似乎暗示着一个不幸的发生,为之后巨大的不幸埋下了伏笔。读者的笔力独到,人物的心理描写与动作描写捕捉得非常好。对猎人这一天的描写,相信会给读者们带来视觉上的快感。(编辑:小小说)
1.高山森林        外        日
        绵延不绝的山麓像一个个隆起的坟包,沟谷交错,显示着大山的胸怀。
        苍茫无际的原始森林,在茫茫白雪之中显得神秘而诡异。
        一个白色的世界。

2.山村        外        日
        一条宽阔的峡谷旁,紧靠着大山坐落着一个小山村。看上去十分简陋的民舍依地势而建,高低不平,错落无序。茅草屋顶的烟囱,飘荡着缕缕青烟,让人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里也能感觉到一丝温暖和安逸。
皑皑白雪仿佛给这个村庄以及峡谷、山峦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棉被,使眼前的一切都融为一体。天地一色。
        静谧,大山中特有的静谧。
        偶尔传来一两声犬吠,却也并不能打破这安详的意境。

3.王老斜家        外        日
        几间低矮的茅屋,周围是更加低矮的石头院墙。院子里的积雪在阳光下泛着冷冷的白光,从堂屋门口到简易的门楼扫出了一条不宽的路,路的土黄与雪的洁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堂屋的两扇已经发黑的木门打开,王老斜走了出来。他穿着一件破旧的羊皮袄,系着一条黑色的宽布腰带,腰带上别着一个尺把长的烟袋锅;戴着狗皮帽子,脚上穿着厚厚的毡靴。他右手抱着铺盖卷,左手拎着双筒猎枪,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
        狗儿(在屋内喊):爷爷!
        他走到当院时,狗儿追了出来。他的儿媳妇大一步小一步地追着狗儿。
        她们娘俩都穿着半旧的棉衣棉裤,狗儿娘罩着一块头巾,狗儿光着头。
        狗儿抱住王老斜的胳膊,抬头看着他爷爷的脸,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就让人怜惜。
        王老斜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哀,他缓缓转过身子,目光正好与狗儿娘的目光对在一起。
        狗儿娘的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哀愁,她抿了抿嘴唇,似乎想说什么,却终于没有开口。
        王老斜收回目光,俯身在狗儿的脑门上亲了一口。
        王老斜:好孙子,跟娘回屋去。外头冷。
        说完,他直起身,迈步往前走。狗儿却死死抱着他的胳膊,他只好停住。
        狗儿娘脸上露出一丝看似很为难的笑容。
        狗儿娘:爹,就别走了。
        王老斜(轻轻叹了口气):我在家里,你们娘俩不方便。再说,住到山上,打猎还近便。
        狗儿娘:你走了,家里就剩俺们娘俩……
        王老斜(沉默片刻):都怪俺没拉扯上好儿子,这小子,说走就走……不过,你也别怪他。他去打鬼子,也是好事……
        狗儿娘不说话了,她低下头,眼睛里闪动着茫然的神情。
        狗儿看了看娘,又把头转向爷爷的脸。
        狗儿:爷爷,我不让你走。
        王老斜蹲下,把铺盖放在地上,将狗儿揽入怀里。
        王老斜:爷爷不走,爷爷是去给狗儿打兔子。你不是最爱吃兔子肉吗?对了,狗儿身上的棉衣不暖和了,爷爷昨天看见一只狐狸,等爷爷把它逮住,给你做件小皮袄。
        说着,王老斜站起身,牵着狗儿的手来到狗儿娘的面前。
        狗儿娘攥住狗儿的手,木然地地看着王老斜。
        王老斜极力回避着狗儿娘的目光,他摸了摸狗儿的头,转身离开。
        狗儿看了看娘,娘把他搂得更紧了。
        王老斜抓起地上的铺盖卷,头也不回地出了门楼。
        狗儿娘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轻轻擦了擦眼角。

4.丛林间        外        日
        王老斜背着铺盖卷,提着猎枪,在茂密的丛林中不紧不慢地走着。
        没过脚面的积雪使他行走起来多少有些吃力。
        他的身后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

5.森林全景        外        日
        (府㒈)莽莽森林,随着起伏的山峦忽上忽下。在无边的白雪掩映下,好像一条条舞动的巨龙。阳光的阴影处,沟壑纵横,怪石嶙峋,冰川倒挂,一派神奇而壮丽的北国风光。

6.林中小屋        外        日
        丛林掩映之中,一座石头墙的茅屋赫然出现。它孤零零地立在一块不大的空场上,门窗紧闭。空场前是一道斜坡,王老斜的戴着狗皮帽子的脑袋渐渐露了出来。他微微喘着,嘴边的胡子上已经挂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7.(同上)
        王老斜的背影看上去浑厚而健壮,他肩头上的铺盖卷随着他的移动不停地晃荡。他时不时朝着小屋看一眼,不一刻,便来到小屋门口。
        王老斜停住脚步,四下张望了一番。
        白茫茫一片。深不可测的森林里透出一股不得而知的神秘的气息。
        他抬起腿,将没有上锁的屋门轻轻推开。

8.一条浅沟处        外        日(以下同)
        沟很窄,一侧是巨大的山峦,另一侧则是较缓斜坡。坡上长满了各种树木和荆棘丛,坡顶便是密密丛丛的原始森林。沟口处更窄,而且从那个不太高的石台挂着的冰瀑看,很明显沟里有一条小溪。它紧贴着旁边巨大的山峦,一直流向远方。不过,小溪已经结了冰,被积雪完全覆盖。
        这里的森林连成一片,只有那条冰冻的小溪上面没有生长任何植物,算是开阔地。就在这条小溪的岸上,离沟口不远有一块很大的石头,石头上的雪显然被人清扫过。从正面看,可以看见两个并排的黑洞洞的枪口和一顶狗皮帽子还有帽子下的半张脸,这半张脸的主人正是王老斜。

9.
        阳光透过光秃秃的树枝,斑斑驳驳地洒在王老斜的背上。
        王老斜半跪在那块石头后面,眼睛始终盯着沟口处。他的胡子和眉毛上都沾着一层冰霜,看上去跟圣诞老人似的。这也说明他已经在这里等了很长时间了。

10.
        一只兔子从沟里跳出来,当跳到王老斜正对面的时候,它突然停住了,直立起身子,耳朵警觉地转动了几下。

11.
        兔子踩在雪地上发出的声响让王老斜顿时兴奋,他快速地举枪,顺着声音瞄了过去。

12.
        王老斜的动作似乎惊动了那只兔子,它一跃而起,迅速地顺着河道逃远了。

13.
        王老斜款款地放下猎枪,兀自笑了一下。
        他朝着沟口的方向望了一眼,似乎有些失望。接着便将身子一转,靠着石头坐在了地上。他摘下别在黑布腰带上的烟锅和荷包,慢悠悠地装着烟,一边抬头看着头顶上的太阳。

14.
        太阳似乎就悬在山顶上,悠然地,不慌不忙地移动着。

15.
        王老斜嘴里含着烟锅嘴,表情凝固,似乎若有所思。
        突然,他的眼睛放光,以他猎人的敏感,他听到了盼望已久的动静。
        他急忙放下烟锅,翻身抓起猎枪,顺着声音快速搜寻。
        然后,他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枪口处火焰和硝烟一起喷射出来。

16.
        一只奄奄一息的狐狸躺在雪地上,从它前胸的伤口流出的血液渗入雪中,形成了一条细细的沟壕。
        随着“咯吱咯吱”的脚步声,王老斜的毡靴出现在狐狸身边。狐狸的眼睛里流露出可怜的悲哀的神情。
        王老斜低头看着狐狸,表情木讷。

17.山中森林        外        夜
        夜色将整个大山吞噬了,月牙儿独自在凄冷的天空游荡,像一个无助的幽灵。
        漆黑的森林里不时传来某种动物的哀鸣,给这个世界蒙上了一层恐怖的面纱。

18.林中小屋        外        夜
        夜色中的森林就像魔鬼的身影,远远望去,那两点橘红色的光就好像魔鬼的眼睛。
        林中小屋里亮着灯,外面的空场上燃着一堆篝火。王老斜坐在篝火前,他黑乎乎的背影仿佛一截被烧焦的木桩。
        他在专心致志地剥那只狐狸。他的手上沾满了狐狸的血,那把锋利的小刀在狐狸的皮囊与鲜血淋淋的赤裸的肉身间熟练地游走。火星在周围飞舞,好像在给王老斜助兴似的。
        火光映红了王老斜的脸,他的面部表情随着手上的力道而变化。从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出,他对今天的收获是非常满意的。

19.林中小屋        外        日
        一种早起的鸟鸣声唤醒了大山和森林。昨天夜里的篝火已经变成了一堆黑乎乎的灰烬。小屋的玻璃窗上沾着一层厚厚的冰花,使人看上去就觉得浑身发冷。
        屋顶的烟囱冒着缕缕青烟,给这个死寂的森林注入了一丝活的生气。

20.林中小屋        内        日
        王老斜已经起床了,他正坐在土灶前喝酒。锅里冒着热气,篦子上放着一个大碗,里面是他猎取的食物。灶台上放着一个小碗——那是他的酒杯——和一个黑色的酒坛子,他坐的位置正好在酒碗和酒坛子中间。他的嘴不停地蠕动,一面的腮帮子鼓起了一个圆圆的疙瘩。
        屋里的陈设十分简单:一张自制的木板床,一张简易的木桌。墙上挂着几张兽皮和几只剥好的兔子,以及做套子用的铁丝,两个猎用的铁夹子。靠墙立着一把斧子,一把锯子还有他的猎枪。
        王老斜呷了一口酒,回过头往床上看了看。床上有一个褡裢,那张拾掇好的狐狸皮就摊在褡裢上。
        他看着那张狐狸皮,情不自禁地笑了一下。

21.林间小路        外        日
        说是林间小路,其实只有王老斜几天前上山时留下的一行脚印。因为是下坡,走在积雪上难免会打滑。王老斜从远处走来,他的脚步是兴奋的。
渐渐走到近前,可以看清,那几只剥好的野兔在他的背上晃来晃去;那张狐狸皮装在褡裢里,有一半露在外面。为了防止摔倒,他手里的猎枪便成了他的拄仗。
        他稍微休息了一下,顺便往两边的树林里看了看。那些早起觅食的鸟儿在枝头飞来飞去,各种好听的叫声此起彼伏。
        王老斜脸上的表情是幸福的,但他无心留恋这美丽的晨景,他要尽早把身上的东西送到村子里儿媳和孙子的手中。他已经十分想念他的孙子了。

编者按:整个村子遭到了日本鬼子的屠戮,打猎归来的王老斜难忍泪水和悲痛埋葬了狗儿和他的娘,画面让人感动,更让人仇恨嗜杀成性的日本鬼子。这时王老斜听到了鬼子们离开的口哨声,悲痛的王老斜决定让日本兵们付出血的代价,凭借自己对当地地势的熟识和打猎的丰富经验,他很快的找到了埋伏的地点,而这时候鬼子们对此一无所知。王老斜的这次报复行动能成功吗?让人不禁为他捏了一把冷汗,同时也让人在心里诅咒着那些禽兽一样的日本兵们。(编辑:小小说)
22.山坡上        外        日
                山坡被积雪包裹得严严实实,像一个雪白的大馒头。
        山坡的背后就是那片一望无际的森林,站在这里,可以模糊地看见村子的轮廓。
        王老斜从远处走来,经过了一个低洼处,到了这里时,他抬头向村子的方向望去。
        
23.村庄远景        外        日
        远远望去,村子的上空黑烟弥漫。

24.(同22)
        王老斜皱起了眉头,他似乎在想什么。但顷刻间他就觉得不对劲,并且这种感觉让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他撒开腿朝村子跑去,也顾不得路滑了。激起的雪沫子像影子一样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25.村外        外        日
        这里地势较平,王老斜的速度也明显加快了。

26.村边        外        日
        烟雾已经弥漫过来,王老斜跑着跑着突然站定,他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27.村庄        外        日
        整个村子掩埋在滚滚黑烟之中,女人凄惨的哭喊声从浓烟里飘出来,就像是从地狱里发出的鬼叫。

28.王老斜家        外        日(以下同)
        王老斜破院门而入。眼前的一切立刻让他惊呆了。
        他手里的猎枪“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29.
        房子已经摇摇欲坠,滚滚的黑烟中不时有暗红色的火舌穿出。草木燃烧发出“哔哔啵啵”的响声。
        他的儿媳妇赤身裸体地趴在院子当中,她遍体鳞伤,肌肤已经变成了死人的灰色。
        屋檐下,他的小孙子狗儿光着身子蜷缩着倒在窗台下,他的腹部整个被鲜血染红了。

30.
        院子中央,王老斜正发疯似的用镐头刨着地上的冻土。他脸上的表情像冰冷的生铁一样,眼睛里因悲痛与愤怒而充满血丝。
        他的脚下放着一把铁锹。镐头击打着硬邦邦的地面,发出铿锵的声响,土块飞溅。
        烟雾不时地漫过来。

31.
        浓烟翻滚着冲上云霄,仿佛张牙舞爪的怪兽一般。

32.
        此时,王老斜抱着狗儿的尸体,缓缓地挪动着。他脚步沉重,仿佛拖着一条无形的脚镣。他面无表情,但眼中的悲痛却显而易见。
        他刚走出去几步,身后的房子便轰然倒塌。瞬间激起的烟尘仿佛海浪一样从后面扑来,整个将王老邪吞噬了。

33.
        王老邪木然地站在土坑前,他的嘴唇在抖动,脸上的肌肉在抽搐,眼中擎着两滴浑浊的泪珠。
        浅浅的土坑里躺着狗儿和他娘的尸体,那张狐狸皮整整齐齐地盖在娘俩的身上。
        远处传来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和部队集合的哨子声。
        王老斜仿佛从噩梦中惊醒似的,他突然“啊——”地大吼一声。这声音听上去无比的愤怒、悲壮、压抑、低沉而又撕心裂肺,如同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一样。
        随后,他抓起铁锹,疯狂地挥舞着。土像瀑布似的源源不断地流进土坑。

33.
王老斜喘着粗气,直愣愣地盯着新起来的坟堆。
突然,他把手里的铁锹狠狠地插在坟堆上。
他的眼睛越瞪越大,仿佛要喷出火来。

34.林间        外        日
        王老斜肩上挎着褡裢,手里提着猎枪,微微弓着腰,在林间穿梭。
        (镜头一)平缓处,疾如雪中飞狐;
        (镜头二)下坡时,快似下山猛虎;
        (镜头三)上陡坡,形同攀岩的灵猴。

35.山路上        外        日
        两辆插着太阳旗的日本军车,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缓缓移动着。车子随着道路的坑洼摇摇晃晃,就像喝醉酒似的。
        车上装着他们抢来的粮食、家鸡以及被杀死的狗和被捆着的羊。士兵们坐在装粮食的麻袋上,他们跟着车子的摇摆而晃动,一个个无精打采,昏昏欲睡的样子。他们抱在怀里的三八步枪都上着刺刀,上面残留的血迹在阳光下发射出令人炫目的红光。

36.汽车驾驶室        内        日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是这帮人的小队长,一个矮胖的中年人,留着一撮小胡子。他腆胸迭肚,藏在皮质刀鞘中的佩刀横在大腿上。他的右手始终紧握着腰间的手枪枪柄,眼珠子来回转动,似乎对一切都非常的不放心。

37.(同35)
                前面是一处拐弯地段,两辆汽车先后在此处消失。

38.悬崖        外        日
        紧靠山路,有一处约有三丈高的悬崖。悬崖顶部面积不大,长满了树木。从下面几乎看不出是一处悬崖,就仿佛那些树木是从半山腰上突然冒出来似的。

39.悬崖顶上        外        日
        王老斜已经来到崖顶上,他靠着长在悬崖边的一棵大树上。由于剧烈运动,他的脑门上渗出了密集的水珠。他大口地喘着气,把枪紧紧地抱在怀里。稍许,他侧着身子,探头往悬崖下方观看——
        下面的这条山路,是村子通往外界的唯一通道。它曲折迂回,好像一条正在爬行的蛇。
        王老斜背靠着大树,慢慢地坐了下去。他一边调整自己的呼吸,一边检查枪膛里的子弹。然后,他把枪放在腿上,从褡裢里摸出一把子弹,一颗一颗地数着。最后,他把旁边一块石头上面的雪用袖子扫干净,将手里的子弹放在石头上。
        一切都准备好了,他将脑袋靠在树干上,微微闭上眼。

40.丛林上空        外        日
        一只大鸟从树梢上面飞过,发出了一声惨兮兮的哀号。
        汽车的马达声由远而近。

41.(同39)
        王老斜猛地睁开眼,翻身起来。他单腿跪着靠在树后,举起猎枪做好了射击的准备。

42.悬崖下        外        日
        两辆日本军用汽车摇摇晃晃开了过来。
        坐在第一辆车上副驾驶位置的矮胖的小队长,依然保持着狡猾的高度警惕。
        车厢里的士兵们,有的在打瞌睡,有的在发呆,还有两个人在说着什么,似乎是很开心或者很搞笑的事情——因为他们笑的嘴都合不上了。

43.(同39)
        王老斜闭着那只小时候受过伤的眼睛,他在确定第一个目标。
        显然,那两个笑得前仰后合的士兵让王老斜更加怒不可遏,他心中的愤怒已经全部拥挤到脸上。
        他使劲咬着牙,仿佛要把牙咬碎似的。他的腮帮子鼓起了两个硬邦邦的筋疙瘩。
        然后,他扣动了扳机。

44.(同42)
        子弹从其中一个笑得正开心的士兵的太阳穴横穿过去,他一头从车上栽了下去。
        血浆迸溅到另一个人脸上,那个人立即闭上嘴,笑容变成了惊恐的凝固。
        车子戛然而止,车上的士兵随着惯性向前倾斜。
        小队长已经下了车,挥舞着手枪指挥人们下车。
        两辆车上的人们都一时大乱,争先恐后地往下跳。
        那个惊呆的士兵也反应过来,爬起来准备下车。这时,又一声枪响,他的脑门上立时多出一个血洞。他忽忽悠悠地载下去,重重摔在满是石子的地面上。
        慌乱的人们纷纷躲到汽车后面,他们有的抱着枪东张西望,有的捂着脑袋不知所措。
        小队长躲在驾驶室后面,突如其来的变故也让他猝不及防。他扭头看了一眼慌乱的部下,用极其威严的目光告诉他们要保持镇定。然后,他将脑袋小心地靠近驾驶室车门上的玻璃,侧目张望。

45.(同39)
        悬崖顶上的王老斜正在重新装填弹药,他的动作不慌不忙,从容不迫。之后,他端起猎枪,继续寻找目标。他的目光随着枪身上的准星慢慢移动。【他看到了空空的驾驶室,车厢里的麻袋、死狗和被捆着腿的羊。忽然,他的枪停住不动了,因为他清楚地看见了车尾部有一个顾头不顾屁股的家伙,腰部以下全部暴露在外。】
        他的嘴角动了动,脸上浮现出一点轻蔑的神色。他的扣着扳机的手指慢慢往回收着……

46.(同42)
        枪声响起,子弹的冲击使得那个顾头不顾屁股的家伙重重地摔倒在地。他手里的步枪一下子甩出去很远,他双手捂在腰眼上,血汩汩地往外冒着。他的两条腿不停地踢打着地面,身子像蛇一样扭动。他一边杀猪似的嚎叫着,一边看着他的伙计们,希望他们能过来帮他一把。
        那些人却只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他们已经被吓傻了。
        就连矮胖的小队长此刻也顾不上帮他的部下了,因为接下来的一颗子弹就是冲着他来的。子弹穿过车门上的玻璃,擦着他的耳朵飞了过去。玻璃被击得粉碎,小队长惊出了一头冷汗。
        不过,他终于看清了袭击者的位置。于是,他不顾一切地冲到路面上,对着刚才发出火光的地方连开几枪。
        小队长(使劲挥手):他在那里!射击!射击!
        在他的带领和指挥下,士兵们全都冲了出来。他们用着各种姿势,不停地对着悬崖开枪。

47.(同39)
        王老斜直挺挺地贴着树干,呼啸而来的密集的子弹使他连还击的机会也没有。子弹不断地打在旁边的树干上,擦出一缕缕青烟。
        他试了好几次,可刚刚想探头,子弹就飞过来了。
        王老斜显然有些焦躁,他侧着身子胡乱朝下边开了两枪。
        接着,他小心翼翼地蹲下去,伸出左手去够放在旁边石头上的子弹。可是,他刚把子弹拿在手里,一颗滚烫的子弹正好打在他的胳膊上。血浆迸溅,他不由“啊”了一声,手一松,子弹掉在地上。
        他赶紧撤回胳膊看了看,血已经顺着皮袄的袖子流到了手背上。
        疼痛使他的脸部看上去有些扭曲。他不无遗憾地扭头瞟了一眼,咬着牙开始往回出溜。飞上来的子弹在他身体上方肆无忌惮地蹂躏着那些可怜的松柏。
        他就这么躺着出溜了大概有十几米,才拄着枪站起来。这里,日本人的子弹已经够不着他了。
        王老斜又低头看了看受伤的胳膊,他的脑门上已经渗出了豆粒大的汗珠——这时的疼痛显然比刚才更加剧烈了。他有些不死心地往悬崖顶上望了一眼,之后,便把枪挎在肩上,抱着那只胳膊顺原路往回跑去。

48.(同42)
        小队长挥着双手,示意他的士兵停止射击。
        枪声由密集而稀落,终至于完全停了下来。
        人们依旧保持着射击的姿势和高度的警惕,惶惶然左顾右盼。

49.山坡        外        日
        离悬崖不远有一处山坡,生长着粗细不均的树木和茂密的灌木丛。
        小队长带着十几个人正从这里往上爬着,由于坡陡,加上积雪的湿滑和那些灌木的枝条老是钩挂他们的衣服,所以他们显得很是吃力。

50.悬崖顶上        外        日
        小队长的手抓起了放在石头上的几颗子弹,拿到眼皮子底下看了看。
        那些士兵正四下里警戒着,他们显然都还没有从紧张中脱离出来。
        小队长将那几颗子弹扔在雪地上,然后拍了拍手掌,脸上显示出一种不屑的狞笑。
        小队长:原来是个打猎的。
        一个士兵(指着王老斜留下的脚印):队长,他朝那边跑了!
        小队长(目露凶光):那就把他抓回来!

51.悬崖下        外        日
        日本兵们把他们同伴的三具尸体抬到汽车上。
        然后他们纷纷上车。
        汽车缓缓地启动了……

52.林中小屋        外        日
        王老斜抱着受伤的胳膊,跌跌撞撞来到小屋前,一脚踢开屋门。

53.树林中        外        日
        小队长走在最前面,带着十几个日本兵,小心翼翼地沿着王老斜留下的脚印搜索前进。由于太过小心,致使他们的动作看上去鬼鬼祟祟的。
        【一只松鼠被他们惊动,敏捷地从树梢上逃逸了。】
        树枝摇晃发出的声音让这些日本人大惊失色,他们全都紧张地举起了枪,惊恐地四下寻觅着。
        【松鼠的身影瞬间消失在茫茫丛林中。】
        小队长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他挥了一下手,惊魂未定的士兵们只好继续往前。只是,因为刚刚的惊吓,他们变得更加多疑和忐忑。

54.林中小屋        内        日
        王老斜跪在床前,从床底下拉出一个简易的木箱子。翻了一会,从里边找出一件半旧的衬衫。他用牙齿和右手将衬衫撕成几条,将这些布条扔在床上后,便又跪着来到那张木桌前。
        木桌底下有几个黑色的坛子,其中一个上面盖着一只碗。他将那只碗放在地上,抓起黑坛子往碗里倒了满满一碗酒。他“咕咚咕咚”一口气喝掉半碗,然后端着剩下的半碗酒跪行到床前,将碗放在床上。接着便开始慢慢地解开腰带,脱下皮袄。
        或许是由于疼痛所致,他那只受伤的左胳膊连抬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脱掉皮袄之后,露出了里面黑色的破棉袄,左边的袖子已经被血水浸透。他解开怀,咬着牙将那只血淋淋的胳膊抽了出来,上臂的肌肉上明显的有一个子弹穿过的血肉模糊的洞。还好,并没有伤到骨头。
        他拿起了那半碗酒,眼睛盯着胳膊上的洞口。他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似乎这是一个决定生死的时刻。最终,他还是下定了决心,将牙关咬得紧紧的,眼睛闭得死死的,一狠心将剩下的酒全部倒在伤口上。
        紧接着,他发出了野兽一样的嚎叫。

55.林中小屋        外        日
        王老斜的惨叫声从小屋里飞出,飘荡在外面的丛林与高山之间。
        被森林和大山包围着小屋,显得那么渺小与孤独。

56.林中小屋        内        日
        此刻,王老斜已经穿戴整齐,他枕着被子,怀里紧紧抱着猎枪,直挺挺躺在床上。
        他紧闭着眼,脸色惨白,额头和脸上的汗珠清晰可见。他微微呻吟着,张开的嘴时不时地动一下,似乎在笑。
(梦境)
【狗儿蹑手蹑脚地进来,走了几步,回身冲门口摆了摆手……
他的母亲靠在门框上,微笑地看着他……
狗儿呲着牙,调皮而可爱地笑了笑,便继续蹑手蹑脚地往前走。
他来到床前,看着熟睡的王老斜的脸。稍许,又往门口望了望。
他的母亲依然靠着门框,微笑地看着他……
狗儿露出了白白的牙齿,调皮而可爱地笑了。接着,他噘起小嘴去吹王老斜的闭着的眼皮,并用小手去揪他爷爷的胡子……】
(回到现实)
王老斜猛地坐了起来,他的眼睛焦急地在屋里寻找着。
屋子里空空如也。
他吁了一口气。这时,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赶紧跳下床,把床底下那个木箱子拿出来,把里边的东西全部倒在床上。里边除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十几发子弹。他先将两发子弹装入枪膛,之后把剩下的子弹全部装进褡裢。
走到门口时,他回头看了一眼。便又返回身,把挂在墙上的铁丝和铁夹子摘下来背在背上。然后,他站在那里把屋子整个扫视一边,似乎有些恋恋不舍。
门“咣当”一声关上,屋子里一下暗了许多。

57.树林里        外        日
        这里是王老斜栖身的小屋旁边的一处丛林,十几个日本人已经跟着王老斜的脚印寻到这里。他们没有冒然行动,而是小心地分散埋伏起来。
        小队长举着望远镜,从树行间朝小屋窥视。
        【在望远镜里,小屋清晰地呈现在他眼前:门窗紧闭,一点风吹草动也没有。】
        放下望远镜,小队长轻轻对着小屋的方向挥了挥手。那些躲在树后和荆棘丛后面的人们便开始慢慢地向前移动,他们高抬腿,轻落足,举着枪,瞄着前方,以便可以随时开枪射击。

58.又一处树林        外        日
        王老斜侧身靠在一棵枝杈横生的大树后面,这棵树有他需要的高度合适的树杈,他的枪就架在这支树杈上——因为他的左胳膊依然使不上力气。他屏住呼吸,眼睛始终瞄着枪管上的准星,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小屋前面的一切。

59.林中小屋        外        日
        十几个日本士兵相继从旁边的树林里冒了出来。
        在小队长手势的指挥下,他们对小屋形成了一个半圆的包围圈,并且全都做好了射击的准备。
        小队长的手使劲地向下一挥,十几条枪几乎同时发出火药爆炸的响声。
        小屋的窗玻璃瞬间被打得粉碎,小屋的门上瞬间出现了无数个窟窿。
        突然,“噗呲”一声响,他们中的一个人一头栽倒在雪地上;紧接着,又一个人以同样的方式死在他的伙计们身边。
        枪声骤然而止。由于谁都没搞清子弹是从哪里射过来的,所以,这些人就像丈二的和尚,一个个呆若木鸡,手足无措。

60.(同58)
        王老斜不慌不忙地重新装填上子弹,便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他的枪口缓缓移动,他想先把那个矮胖的指手画脚的家伙干掉。
【可是,那个家伙的脑袋始终在别人的背后晃来晃去,一时难以锁定。】
不过,以王老斜的执着,他是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决定的。终于,王老斜认为机会来了,他不失时机地扣动了扳机。

61.(同59)
        不巧的是,当子弹飞过来的时候,正好有一个人往这边晃了一下身子。子弹钻进他的胸口,他往后一仰,擦着小队长的胳膊倒了下去。
        小队长猛然一惊,但立马就反应过来。他毫不犹豫地对着王老斜的位置连连开枪,一边大声地命令他的手下。
        小队长:这边!这边!给我狠狠地打!
        枪口一起调转过来,子弹如冰雹一样砸向王老斜所在的林子。

62.(同58)
        虽然那些人并没有真正看见王老斜藏身的具体位置,但他们的大方向却没错。密集的子弹在王老斜身边左右,甚至他靠着的那棵树干上肆意暴虐,使这些倒霉的树木遍体鳞伤。
        王老斜被这猛烈火力完全压制住了,他试了几次,始终找不到还手的机会。

63.(同59)
        那些日本人依然在如痴如醉地进行着射击。他们弹药充足,而且人多势众,完全不会因为个别人更换弹夹而使火力停顿。
        小队长是个脾气暴躁的家伙,他很清楚刚才那一枪是冲着他来的,所以,他被激怒了。他的愤怒清清楚楚地写在脸上,就连他换弹夹的动作都显得有些激动。
        小队长(一面换弹夹):扔手雷!
        
64.(同58)
        一连串的爆炸在王老斜前面不远处的树林里形成一道浓烟滚滚的黑色的墙。
        由于距离关系,这些小小的炸弹对王老斜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倒是给了他一个逃脱的机会。他稍微犹豫了一下,转身向旁边的丛林深处跑去。

65.树林中        外        日
        日本人一字排开,奋力地向前冲锋。
        小队长紧跟在这些士兵后面。
        他们穿过被火药燃着枝条的树木,很快来到王老斜刚才藏身的那棵树周围。不用长官吩咐,他们自觉地做好了周围的警戒。
        小队长气喘吁吁地跟了上来,他四下踅摸了片刻,发现了散落在那棵树底下的猎枪子弹的弹壳。
        他走过去,捡起弹壳看了看,脸上的肌肉像痉挛似的抽搐着。
        小队长:妈的!混蛋!
        他恶狠狠地将手中的弹壳摔在地上。

66.丛林中(不同地点)        外        日
        王老斜一路狂奔,不时地回头看一眼。
        从高处看,茫茫的林海雪原之中,他的身影就好像一个滚动着的小黑点。

67.林中一处陷阱旁        外        日
        王老斜从远处走来,他脚步拖沓,踉踉跄跄,看来,他已经筋疲力尽了。
        走到近前,他一屁股坐到地上,俯下身子,大口大口地吃了几口雪。然后仰面躺了下去,剧烈的运动让他的呼吸听上去急促而沉重。他脸上的汗水好像一条条细细的溪流,顺着面颊流了下去。他瞪着眼睛,望着上方的树梢:
【那上面有几只聒噪的鸟儿,若无其事地在树枝上跳来跳去。】
        他支撑着坐起来,四下环顾了一圈。
        【前面不远的一处山坡上,有一面青黑色的崖壁,崖壁在树木的掩映之中,若隐若现。】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里闪烁着近乎喜悦的光芒。
        他拄着枪站了起来,快步向着崖壁走了过去。
        忽然,他的脚下一软,连人带枪陷了下去。
        树枝、树叶和雪沫子劈头盖脸地将他掩埋了。
        他挣扎着从里面钻出来,莫名其妙地张望着——原来,他掉进了一个陷阱里。

68.丛林中        外        日
        矮胖的日军小队长举着望远镜久久地观望着。
【他看到那行新鲜的脚印一直伸向无边无际的丛林深处。】
        他的士兵们正在休息,有的坐在地上,有的倚着树干站着,大家全都无精打采。
        突然有人喊:看!野猪!
        人们精神一振,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
        小队长也回过头,他看见一个士兵正举枪瞄准,刚要制止,那个人已经开枪了。
        【不远处,一头幼小的野猪中弹倒在雪地上,它有气无力地抽搐着,红褐色的血浆从前腿后面的部位汩汩地流出来。】
        小队长径直走到那个开枪的人背后,一拳将他打倒在地。
        小队长:听着!你的子弹不是用来打猎的!
那个人捂着被打的腮帮子,看着他的队长,敢怒而不敢言。
小队长用愤怒的目光扫了一圈那些目瞪口呆的人们。
小队长:我看你们一点都不累!那好吧,都给我起来,继续搜索!抓不住这个支那佬,谁都不许吃饭!
人们带着满肚子怨气,极不情愿地纷纷站起来。
那个倒在地上的士兵很不服气地拍了拍身上的雪,低着头跟在人们的后面。
突然,有人把他挡住了,他抬头一看,是他们的小队长。
小队长:去,把你的小野猪也带上。
说完,小队长扭头走了。这个士兵愣在了那里。

69.陷阱中        内        日
        王老斜试图站起来,可是还没等他站直,便腿一软跌坐在乱树枝上。
他低头一看,自己的一条大腿上扎进了一根鸡蛋粗细的木棍,木棍上沾满了他的鲜血。
王老斜:日你奶奶的!
他从乱树枝底下摸到猎枪,拄着枪咬牙站了起来。接着抬头往上看,一人多深的陷阱,四壁光滑,连个落脚的地方也没有。
他吃力地往土壁跟前挪了几步,把枪靠在土壁上。他试图踩着枪爬上去,可是,他的一条腿刚踩住枪口处,枪一歪,倒了。他被闪了个空,跟着跌坐在地上。这一下,把他的那条扎着木棍的腿弄得更疼了,他忍不住嚎叫起来,抱着那条腿,一个劲地骂娘。
等到缓过点劲来,他又想到了一个办法。他爬着从乱树枝底下将铁丝、铁夹子还有褡裢一股脑收拢到跟前。然后解下黑布腰带,将一个铁夹子拴在腰带一头。接着,他拄着枪挣扎着站起来,把拴着铁夹子的腰带悠了几下,对准上面离得最近的那棵棵树干扔了过去。一次,两次,三次……终于,腰带借助铁夹子缠在了那棵树干上。
王老斜使劲抻了抻腰带,脸上露出了胜利似的喜悦。

70.(同67)
坑沿上面,王老斜的双管猎枪首先飞了上来。紧接着,那条腰带便开始绷紧并抖动。不一会,王老斜的手便露了出来。接着是狗皮帽子,他的几乎扭曲的脸……
他翻身靠在了那棵树干上,他的确已经疲惫至极。
不知什么时候刮起了大风,吹得他帽子上的狗毛直扎他的眼睛。地上卷起的雪粒像沙子一样打在他的身上和脸上。他眯着眼睛看了看太阳,太阳的脸也被这骤然下降的气温冻得通红,已经是黄昏了。
他往后挪了挪屁股,以便坐得更直一些。然后他把那条腰带拽到眼前,费了好大劲才从上面撕扯下一块。接着,他把剩下的腰带揉了个团,把嘴塞得满满的。最后,他瞪大了眼睛,双手紧紧地攥着腿上那根木棍,一狠心,“噗”的一下拔了出来。
血立刻从伤口流了出来,他的嘴里“呜呜”吼着,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风刮得更猛了。太阳已经躲到山后去了。整个森林都在“呜呜”地怪叫。】
此时,王老斜已将伤口做了简易的包扎,他正用猎枪当拐杖,一瘸一拐地往那面黑黢黢的崖壁走着……
狂飞乱舞的雪粒,在他身后就如翻滚的波浪,很快便将他的身影淹没了。

71.一条浅沟内        外        夜
        一堆“哔啵”作响的篝火上,架着一只已经烤得焦黄的小猪。猪身上的油不停地滴到火堆上,火堆便不停地闪着亮光。
        先是一把亮晃晃的刺刀伸过来,在焦黄的小猪身上划了一下。紧接着又有一只手过来,将那片割下来的冒着热气的肉送进一张张着的嘴里。这张嘴正是小队长的嘴,小队长在将这块肉咽下去之后,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小队长:可以吃了,大家动手吧。
        围在篝火边的士兵们早已迫不及待了,他们纷纷摘下步枪上的刺刀,毫不客气地动起手来。
        小队长(一边割肉):今晚已经不错了,能吃到这么美味的野猪肉。不过,例外只能有一次!我再重复一句,你们的子弹是用来消灭支那的武装力量,而不是用来打猎的!
        说着他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那个开枪打野猪的人,那个人好像在生气,低头不语。小队长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
        小队长:你好像很不服气!
        那个人慌忙站起来,挺直身体,就像一支铅笔似的。
        那个人(大声的):没有!
        小队长:没有?那你为什么生气?
        那个人:我没有生气!只是……有件事情想不明白!
        小队长:什么?
        那个人(鼓了鼓勇气):我们为了追杀一个打猎的,已经死了好几个兄弟,值得吗?
        小队长慢慢站起来,盯着那个人的眼睛,目光中有一股凶恶的暗流涌动。
        小队长:值!因为他杀了我们的兄弟,我们要替兄弟报仇!

72.山中        外        夜
        一声凄厉的狼嚎从森林深处升起,淹没在怒号的狂风中。
        山中的夜晚,月光总是显得微不足道,分不清森林和岩石。只能模糊地看见一个个忽高忽低的巨大的鼓包,好像无数的坟头,阴森恐怖。
        又是一声狼嚎。

73.山洞前        外        夜
        山洞不太大,也不太深,洞口被一簇簇荆棘丛包围着。
        在这本就令人毛骨悚然的夜色中的深山老林里,洞中的火光闪闪烁烁,好像传说中的鬼火似的。

74.山洞中        内        夜
        王老斜背靠着洞中的石壁,面前的篝火映红了他那张失血的脸庞。他的猎枪、铁丝和铁夹子安然地在他身边陪着他。他微闭着眼,他实在困极了,想抓紧时间休息一下。
        可是,只要他一迷糊,他那光着身子趴在院中央惨死的儿媳妇,蜷缩在窗台下惨死的小孙子,就会立即会出现在他的脑子里。如同噩梦一般,几次将他惊醒。
        他终于忍无可忍,将心中的悲痛像喷发的岩浆一样倾泻出来。他张着大嘴,仿佛要把黑夜吞下去似的;他哭不出声,上不来气,他想呐喊,可嗓子却像被人死死地掐住了。
        他突然发疯似的狠狠抽起自己的嘴巴来,不停地抽,眼泪也不停地流……

75.大山丛林        外        日
        天色渐渐发白,风停了,森林的轮廓越来越清晰。

76.陷阱周围        外        日
        王老斜一瘸一拐的身影不停地忙碌着。
        他小心翼翼地拴着铁丝套……
        埋伏铁夹子……
        从远处拉来树枝,放在陷阱旁……
        往封好口的陷阱上洒雪,伪装……
        最后,他坐在毫无破绽的陷阱旁,悠然地抽着烟,若有所思。

77.大山丛林        外        日
        此时,太阳出来了,雪地上泛起金色的寒光,仿佛给丛林中的树木镀上一层金光。

78.丛林中        外        日        
        十几个日本兵缓慢地往前搜索着。他们保持着相对的距离,一个个神情迷茫,低着头,仿佛在寻找什么宝贝。
        【一夜大风,将王老邪留下的脚印全部掩埋。摆在这些人眼前的,只有灰蒙蒙的丛林和白茫茫一片雪地。】

79.崖壁前        外        日
        王老邪横握猎枪,双腿叉开,表情冷峻,目光坚毅,岿然地站在崖壁前的山坡上,如石雕一般。
        周围的群山、森林,仿佛都矮他一截,都在围着他转,大有唯我独尊之势。
        突然,他的眼睛里喷出了烈火,眼睛下面的皮肤微微抖动。
        他举起猎枪,对着天空开了一枪。

80.丛林中        外        日
        日军小队长一愣,抬手示意他的部下停止前进。
        人们相互对视,神色不安。
        又一声枪声传来。
        竖着耳朵的小队长立刻兴奋起来,他“唰”地抽出腰刀,指着枪声传来的方向。
        小队长:我要抓活的。动作快点!快!
        士兵们撒开腿,飞奔起来。

81.(同79)
        王老斜趴在一截很粗的朽木后,枪托抵着肩,眼睛一眨不眨地瞄着枪管上的准星,静静地等待着……

82.丛林中        外        日
        日本兵在丛林间飞速穿行……

83.(同79)
        王老斜依然在静静等待中……

84.陷阱周围        外        日
        飞奔而来的日本士兵毫无防备,有的被铁丝套住,摔了个狗啃泥;
        有的被铁夹子夹住,坐在地上抱着脚哀嚎;
        有两个一脚踩空,掉入陷阱。
        士兵们一时大乱,惶惶不安。
        小队长转圈四顾,【耀眼的雪地,诡异的丛林】,让他惊恐而眩晕。

85.崖壁前        外        日
        王老斜凝神蹙眉,扣动扳机。

86.(同84)
        一个日本兵心口中弹,四脚朝天倒了下去。
        其他人更加慌乱,一时竟不知所措。
        突然,又一个人倒了下去,子弹正中他的眉心。
        “隐蔽——!”
        正自惊恐的人们听到小队长的吼叫,这才如梦初醒,手忙脚乱地往树后躲藏。
        小队长侧身躲在树后,用刀指着崖壁前的山坡,恼羞成怒,不停地大叫。
        小队长:射击——!射击——!
        惊魂未定的日本士兵们纷纷举枪。枪声此起彼伏,震动山野。

87.(同79)
        呼啸而来的子弹在王老斜身边周围激起层层雪雾,发出刺耳的尖叫。
        王老斜沉着冷静,不慌不忙。动作娴熟地更换子弹,毫不犹豫地瞄准射击。

88.(同84)
        激烈的枪声让一个被铁夹子夹住脚踝的日本年轻人简直魂飞魄散,他一边大喊“救命”,一边手忙脚乱地试图将脚踝上的铁夹子掰开。
        可是,没有一个人顾得上过来帮他一把——他们都在忙着射击。
        年轻人在恐怖中绝望了,他的喊声带着明显的哭腔。
        突然,一颗猎枪的子弹飞来,击穿了他的太阳穴。他像一截被伐倒的木桩一样栽倒在雪地上,半个脑袋埋入雪中。露在外面的一只眼,仍旧保持着惊恐的状态。

89.(同79)
        王老斜将枪膛里的空弹壳退出,接着把手伸进放在旁边的褡裢里。
        他愣住了。
        他的手缓缓地从褡裢里抽出来,手掌展开,掌心里只有一颗子弹。
        对方的子弹依然如故,不停地打在树干上,落在雪地上。
        他看着最后一颗子弹,笑了。

90.(同84)
        小队长在树后面探头探脑地观望着对面的山坡,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急忙挥起手臂。
        小队长:停止射击!停!停下!
        枪声渐渐停了下来,人们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的队长。
        小队长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狞笑。
        小队长:他没有子弹了!
        接着,他甩了一下脑袋,算是冲锋的命令。
        人们慢吞吞地离开树干,犹犹豫豫地向山坡靠拢过去。
        空气仿佛凝固了,皮靴踩在雪地上发出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

91.(同79)
        王老斜仰面躺在那截朽木后面,他的猎枪抱在怀里,枪口抵着他的下颌骨中间最软的地方。
        他微微眯着眼,看着上面的树梢和树梢上面悬在高空的太阳。他无比坦然,仿佛这是个非常值得享受的美妙的时刻。
        太阳的光晕,迷蒙中透着绚丽,耀眼而温馨。
        (画外音)
        狗儿:爷爷,你啥时候教我打枪呀?
        王老斜:不急,等你长大了,爷爷教你。
        狗儿:爷爷,你能天天给我打兔子吗?兔子肉最好吃了!
        王老斜:能,当然能!
        狗儿:爷爷,我爹也有枪,可他为啥不给我打兔子呢?
        王老斜:你爹的枪不是打兔子用的。
        狗儿:那他打啥?
        王老斜:打仗……
        狗儿:他为啥要去打仗呢?
        王老斜(顿了顿):被坏人逼的!
        狗儿:那他啥时候回来?我和娘都想他了。
        王老斜(叹了口气):打完仗就回来了。
        狗儿:啥时候才能打完仗呀?
        王老斜:快了……

92.崖壁前的山坡上        外        日
        日本士兵们距离坡顶愈来愈近,他们也越发的胆怯了。每迈出一步,都仿佛脚下埋着地雷似的,随时会响,随时会要了他们的命。
        每个人的神经都似乎快要绷断了,他们彼此间的心跳声和呼吸声,组成了一支杂乱无章而且非常难听的乐曲。

93.(同79)
        王老斜扣着扳机的手指在慢慢地往回勾着。
        他无比安详的脸上挂着温暖的微笑。
        阳光照在这张安详微笑的脸上,照在他结着薄冰的胡子上,就仿佛是一尊石刻的肖像……

94.森林——天空        外        日
        沉闷的枪声刺透苍茫的森林,上升,上升,一直飘入高空。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5 07:44 【执手天涯手机会员】 | 显示全部楼层
情节和细节做得非常棒,学习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5 07:44 【执手天涯手机会员】 | 显示全部楼层
情节和细节做得非常棒,学习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5 07:44 【执手天涯手机会员】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不下雪 发表于 2017-5-5 06:31
题材标签:打猎        复仇        战争        热血

故事梗概:

稍后再来细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5 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梗概:
王老斜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猎人,本来应该过着自给自足的安逸的生活。但是,战争却无情地破坏了他的生活。他有儿子、媳妇和可爱的小孙子。儿子当兵之后,杳无音讯。他决定搬到山上一间本来只作为平时打猎时休息用的茅屋去,因为和媳妇住在一起很不方便。时令正是寒冬,他看到小孙子身上的棉衣破旧,决定打一只狐狸,给孙子做一件皮袄。
可是,当他兴冲冲拿着拾掇好的狐狸皮回家时,日本兵血洗了他们的村子。他的媳妇、孙子都赤裸裸的惨死在院子里。
血海深仇带给他的不仅仅是巨大的悲痛和无比的愤怒,更有复仇的决心。
于是,他一个人,一支双管猎枪,与那些惨无人道的日本士兵展开了残酷的殊死对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5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简介:本名孙福,笔名九月。现为张家口市作协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委会会员,《千高原》(原《散文世界》)签约作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5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片根据本人同名短篇小说《最后一颗子弹》改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5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孙福老师的剧本共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老师多提意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宗泰 发表于 2017-5-5 10:09
谢谢孙福老师的剧本共享

欢迎多提意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5 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执手写剧本的也挺多啊,看来需要专业人员引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6 08:02 | 显示全部楼层
荷池仙子 发表于 2017-5-5 23:33
其实执手写剧本的也挺多啊,看来需要专业人员引导

仙子老师说得对!也希望执手能吸引一些真正有志于中国影视事业的团队。中国的电影,目前处境实际上是非常尴尬的,“神剧”、“脑残剧”满天飞,我不知道外国人会不会笑话咱们,但自觉颜面扫地。不瞒各位老师,我这个剧本去年差点卖出去,有个传媒公司希望跟我合作,但要求我在剧本中加入一些比如“玄幻”、“穿越”或“武侠”之类的因素和情节,理由是虽有惊险但不够。我简直哭笑不得,然后婉言拒绝了。依现在的科技手段,中国完全有能力拍出与世界水平毫不逊色的“中国式”大片,我一直期待着,希望不会期待很久。
我写剧本只是初学,很希望得到各位老师、文友的意见,谢谢大家!

点评

嗯嗯,老师能有一颗这样的心真好,愿天下写剧本的人和拍电影的人都能有您这颗本真和纯粹的心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11 22: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6 23:07 【执手天涯手机会员】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部好剧,值得推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6 23:07 【执手天涯手机会员】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作者,也希望更多的读者能够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7 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小说 发表于 2017-5-6 23:07
一部好剧,值得推荐

问好朋友!感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8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编者按:一个地地道道的猎人度过了平淡而又富足的一天,然而夜晚中“死寂的森林”,“凄冷的天空”,“某种动物的哀号”等凄婉的语句,与今天猎人幸福收获的满意的心理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似乎暗示着一个不幸的发生,为之后巨大的不幸埋下了伏笔。读者的笔力独到,人物的心理描写与动作描写捕捉得非常好。对猎人这一天的描写,相信会给读者们带来视觉上的快感。(编辑:小小说)
(1~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9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小说 发表于 2017-5-8 22:03
编者按:一个地地道道的猎人度过了平淡而又富足的一天,然而夜晚中“死寂的森林”,“凄冷的天空”,“某种 ...

老师辛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1 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不下雪 发表于 2017-5-6 08:02
仙子老师说得对!也希望执手能吸引一些真正有志于中国影视事业的团队。中国的电影,目前处境实际上是非常 ...

嗯嗯,老师能有一颗这样的心真好,愿天下写剧本的人和拍电影的人都能有您这颗本真和纯粹的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1 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编者按:整个村子遭到了日本鬼子的屠戮,打猎归来的王老斜难忍泪水和悲痛埋葬了狗儿和他的娘,画面让人感动,更让人仇恨嗜杀成性的日本鬼子。这时王老斜听到了鬼子们离开的口哨声,悲痛的王老斜决定让日本兵们付出血的代价,凭借自己对当地地势的熟识和打猎的丰富经验,他很快的找到了埋伏的地点,而这时候鬼子们对此一无所知。王老斜的这次报复行动能成功吗?让人不禁为他捏了一把冷汗,同时也让人在心里诅咒着那些禽兽一样的日本兵们。(编辑:小小说)
22~4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4 0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小说 发表于 2017-5-11 22:11
嗯嗯,老师能有一颗这样的心真好,愿天下写剧本的人和拍电影的人都能有您这颗本真和纯粹的心

小小说老师,首先感谢你辛苦编辑!也十分感谢理解和支持!我本身是个电影迷,几乎每天都要看一部电影。从全世界来看,欧美的电影一直处于上风。最近几年,韩国、印度的电影也正在超越中国(韩国去年有一部《暗杀》拍的非常不错)。我也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中国的问题(我指的是电影)到底出在哪儿?是观众的问题吗?——绝对不是!你看一看各大网站对影片的评分和评语就知道,中国的观众并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制作电影的人——他们误解了观众,错误的低估了观众的智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对观众的侮辱!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的编剧其实是很可悲的:他们必须学会迎合、学会屈服,在那些沉迷于“意淫”的制片、导演和投资商面前,渐渐失去自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4 06:26 | 显示全部楼层
电影、电视剧是文学与艺术的结晶体,编剧是搞文学的,而我们的制作团队却不是搞艺术的——他们是搞商业的——这就是中国影视业目前的状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8 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祝周末愉快,端午节日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8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8 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老师端午节快乐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9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中……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30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30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老师赐稿,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30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老师创作愉快,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30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0 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0 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老师赐稿,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0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老师身体健康,快乐无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6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季天气炎热,老师注意防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6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6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老师身体健康,开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6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6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6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6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6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5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经常顶一顶,老师好心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5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老师周末愉快,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5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5 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经常顶一顶,老师好心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5 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老师周末愉快,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5 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6 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6 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6 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执手天涯文学网安卓手机客户端

扫描二维码,下载执手天涯原创文学网手机客户端,更方便更加快捷的浏览美文。

执手天涯文学网官方微信公告号

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执手天涯原创文学网公告号,更多精彩等着你。

执手天涯文学网QQ群:温馨雨蝶

执手天涯文学网情感交流QQ群:温馨雨蝶(情感文学)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