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824|回复: 7824
收起左侧

[长篇小说] 【会盟蛋黄派】 长篇传奇小说 瘦月亮

[复制链接] qrcode
发表于 2016-11-1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文字的海洋,让你轻松与文字为伍。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秋语 于 2016-12-17 20:54 编辑

  长篇小说《瘦月亮》(一、二)
【编辑按】文字在别致而引人好奇的标题中拉开精彩的序幕。随着流畅的文字,我们跟着一对男女知青的步伐,一会在烈烈的阳光下,一会又在树荫悠悠的山风中穿梭。平铺和插叙中,一场关于这对知青与另外一名叫立秋三人之间的情感大戏在深深地伏笔和不断地悬念中铺排开来。雨鸽因上调受知青办王主任性侵的威胁;川南患难中与立秋的恋情;立秋天涯不知处的杳无音讯,雨鸽爱川南是不是一厢情愿?欲知精彩细节,请进来欣赏吧!相信巧妙的布局一定会让您如临其境,细腻地描绘也一定会让您感同身受。(永铭家珍)

   第一章  怀春的女孩
  
  载重汽车扬起一股灰尘,消失在前方的弯道后面,山野顿时寂静下来。
  临近中午,太阳正烈,烤得人有些发困。热风悠悠吹着,山林发出哗哗声响。夹杂在林子中的庄稼地里,苞谷长得绿茵茵的,全都背起了鼓胀的棒子。一群群蜻蜓在苞谷上方飞舞盘旋,追逐着飞虫。
  陡峭的山坡上,有着小块不规则的土地,低矮的豆科植物已结荚了,星星点点的小花仍然开着,引几只逐蜜的野蜂在其中穿梭。
  山道旁长着一排高大的杨树,那些剌槐和栎树则像小兄弟似地站在杨树的身下,组成了一道错落有致的绿墙。茂密的枝叶中,知了正起劲地唱着。不知哪块岩石后面,不时传来阵阵斑鸠“咕咕”的叫声。远处的枫林中,此刻也是一片绿色,在风的吹抚下有节奏地起伏着,这一切,都给人一种甜美悠长的感觉。
  农历七月,正是这高寒山区最美好的季节。
  雨鸽将挂包斜挎在肩上,边走边偏着头看川南,一副调皮的模样。
  “你可是答应了我的,这回无论如何都要到我那儿去一趟。亏我们还是一块长大的呢,好几年了,你连我的门朝那方开都不晓得。”
  话一出口,她的心就“怦怦”跳了起来。这一路,她已是第三次说同样的话了。
  不知从何时起,川南在她心目中的位置变得越来越重要了。尽管他们两个知青点相隔很远,中途还要经过一道长约十余里的荒凉山沟,白天都时常有野兽出没,雨鸽很少到他们那儿去过,但川南的事儿,却总能通过各种渠道传到雨鸽的耳中来。她们那个点的几个女生太爱串队了,总是邀约在一起,今天跑这个知青点,明天到那个知青点。一回来,总能带回好些新鲜的消息。雨鸽静静地听着她们的谈论,从她们口里得知了川南不少的事情。她是很少串队的,她明白自己家中的情况,无法和点上的其他人相比,她的父母早逝,姐夫和姐姐也都是本份的工人,没有任何门路让她能早日离开这里,找一份理想的工作。要想跳出农门,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和表现。还好,下乡这几年里,社员对她的印象是不错的。然而,在终于盼来了一次回城的机会后,她却在见了“知青办”的负责人之后主动地放弃了,没人知道这是为什么,一个点的姐妹只是觉得,本来话就不多的雨鸽变得更加沉默寡言……
  “谁说的?那一回,我不是从你那儿经过了的么?你那几间小石屋,坐南朝北,门当然向着北边开,哦,对了,厨房除外……”川南一本正经地说着,抓起一块石头向着一棵矮树砸去,一只黑色的、叫不出名的鸟儿“呱呱”叫着,飞了起来。
  “还说呢,到我们点了都不愿进去……”
  川南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天我不是有事么?”
  其实,那一天他是做得有些过分了,都到雨鸽点上了,天又阴沉着,雨鸽再三挽留,他还是走了。因为那一天,只有雨鸽一人在家。不知怎的,他有些害怕,是怕会控制不住自己,爱上这只美丽的鸽子还是怕别的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如果川南直接回队的话,他们就该在前面那棵大黄桷树旁的岔路口分手,但见到雨鸽那期待的眼神,川南不忍心了。心里在想,去去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这回在家里只待了三天。一个点的王健,哪次回家不是住上十天半月甚至更久呢?再说,男女交往不一定就都是在恋爱吧?还是新时代的青年呢,思想也太复杂了一点。
  “你放心,我的嘴这会儿馋极了,就想吃你做的酸汤面,咋会不去呢?”
  雨鸽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凭心而论,雨鸽的确是一个好女孩儿,高挑的身材,白晰的肤色,俊俏的脸上总是带着几分笑意,在川南的印象中,很少见她发过脾气,就是有人把她惹恼了,也只是说上一句:“讨厌!”
  这会儿,她的脸上依然带着些许的笑意,随便绾在脑后的马尾状的头发,随着她的脚步一晃一晃的,既显出城里女孩儿的洒脱,又带着些许山里丫头的野气。她身上的那件带着黑色碎花的淡黄色衬衣,已被汗水浸湿了,贴在身上,把曲线勾勒得异常分明,见川南看她,朝他送去浅浅的一笑,露出一对迷人的酒窝。
  从小就在一块儿的玩伴儿,男婚女嫁的游戏都不知玩过多少遍了,她的心思川南还不知道么?他们是从县城搭一辆便车返队的,那车上装着一袋袋的粮食,为了安全,在他们刚上车时,司机就叫他们把一些麻袋码得高一点,腾出了更大的一个空间,供他们容身。这一路上,她看川南时的那种眼神,谈起儿时事情时那种从心底发出的笑意,都默默地向他透出爱的信息,他却装出一副傻乎乎的模样,总是把她的话头往一边引,并尽量坐得离她远一点。她似乎也看出了川南的心思,斜依在那些麻袋上,脸上写着淡淡的失望。汽车在山道上颠簸着,她的身子也不时地摇晃,一副孤立无助的模样,终于,川南不忍心了,在一阵剧烈的颠簸之中,向她伸出一只手去,把她拉到自己的身旁。
  那会儿,雨鸽的心被川南的举止感动了,眼里顷刻间就充满了晶莹的泪水,只好将头扭向了一边……该怎样向他开口呢?雨鸽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在心里把要说的话演练了许多遍。要是其它的事情,她一定会直截了当说的,但这种事儿,她一个姑娘家如何说得出口呢?县知青办王主任给她的期限眼看就要到了,但她却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来。这段日子里,她的心中总是翻腾着那天的事情,既感到恶心,又觉得害怕,她是费了好大的劲才从王主任的办公室逃出来的。这次回家,听了她的哭诉后,急性子姐姐气得跟什么似的,半晌都说不出话来,倒是姐夫的话令雨鸽茅塞顿开:“雨鸽也到婚龄了,找一个知心的人,把事办了,我看他还有啥办法?他虽管着雨鸽,总不能不让人结婚吧?”
  雨鸽感到脸上有些发烧,一个男生的脸立刻浮现在了眼前,心中也畅快了一些。但是,这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哪,谁知人家心中是怎么想的呢?人们都说,男孩子醒事晚,川南也是二十挂零的人了,但看他玩起弹弓、弩机的模样,活脱脱是个大男孩儿,他能理解雨鸽的心么?
  姐夫说:“这肯定是个办法,只是你在农村结婚的话,就更难回城了。”
  “难回就难回,”姐姐说,“如何为了回城把清白之身给了那个王八蛋的话,我都不答应你。雨鸽,就是这样,你好生想一下,喜欢哪个,姐给你提亲去!”
  “可是,我……还不知他是咋想的呢?”雨鸽喃喃地说……

作品链接(点击下面章节标题,可以直达各新加章节)

第一章 怀春的女孩(三-七)
第一章 怀春的女孩(八、九)
第二章 绿色的窝棚(一、二)
第二章 绿色的窝棚(三、四)
第二章 绿色的窝棚(五至十)
第二章 绿色的窝棚(十一至十四)
第三章  瘦月夜  暴雨夜(一、二)
第三章  瘦月夜 暴雨夜(三-六)
第三章  瘦月夜 暴雨夜 (三-六)
第三章  瘦月夜 暴雨夜(七-十)
第四章 野狼沟 二郎石(一—六)
第四章 野狼沟 二郎石(七—十一)
第五章 深山觅蜜踪(一—四)
第五章 深山觅蜜踪(五—八)
第六章 月圆之夜(一—四) 
第六章 月圆之夜(五-八)
第六章 月圆之夜(九—十二)
第六章 月圆之夜(十三—十六)
第七章 同在蓝天下(一—四)
第七章  同在蓝天下(五—九)
第七章 同在蓝天下(十-十三)

第八章 纠结在一起的故事(一—四)
第八章 纠结在一起的故事(五—八)
第八章 纠结在一起的故事(九—十二)
第九章  怎一个情字了得(一—六)
第九章  怎一个情字了得(七—十)
第九章 怎一个情字了得(十一、十二)
第十章 情为何物(一—四)
第十章 情为何物(五—八)

第十章 情为何物(九—十四)
第十一章 爱恨情仇(一—四)
第十一章 爱恨情仇(五—八)
第十一章 爱恨情仇(九—十二)

第十一章 爱恨情仇(十三—十四)
第十二章 船与岸的传说(一、二)
第十二章 船与岸的传说(三—六)
第十二章 船与岸的传说(七—十)
第十二章 船与岸的传说(十一—十四)
第十三章 爱在晚秋(一—三)
第十三章 爱在晚秋(四—七)
第十三章 爱在晚秋(八—十三)

《瘦月亮》续集《圆日头》正在连载,请大家继续关注。
点击阅读《圆日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 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作品目录

本帖最后由 秋语 于 2016-12-13 22:10 编辑

为了便于阅读,特将最新的章节加上了链接,请点击下面蓝色的标题,就可以直接到达。谢谢各位观赏。(此处与正文第一章节链接相同,因作品较长,特做一备份。)
作品链接:
  
第一章 怀春的女孩(三-七)
第一章 怀春的女孩(八、九) 
第二章 绿色的窝棚(一、二) 
第二章 绿色的窝棚(三、四)
第二章 绿色的窝棚(五至十)
第二章 绿色的窝棚(十一至十四)
第三章  瘦月夜  暴雨夜(一、二)
第三章  瘦月夜 暴雨夜(三-六)
第三章  瘦月夜 暴雨夜 (三-六)
第三章  瘦月夜 暴雨夜(七-十)
第四章 野狼沟 二郎石(一—六)
第四章 野狼沟 二郎石(七—十一)
第五章 深山觅蜜踪(一—四)
第五章 深山觅蜜踪(五—八)
第六章 月圆之夜(一—四) 
第六章 月圆之夜(五-八)
第六章 月圆之夜(九—十二)
第六章 月圆之夜(十三—十六)
第七章 同在蓝天下(一—四)
第七章 同在蓝天下(五—九)
第七章 同在蓝天下(十-十三)

第八章 纠结在一起的故事(一—四)
第八章 纠结在一起的故事(五—八)
第八章 纠结在一起的故事(九—十二)
第九章 怎一个情字了得(一—六)
第九章 怎一个情字了得(七—十)
第九章 怎一个情字了得(十一、十二)
第十章 情为何物(一—四)
第十章 情为何物(五—八)
第十章 情为何物(九—十四)
第十一章 爱恨情仇(一—四)


第十一章 爱恨情仇(五—八)
第十一章 爱恨情仇(九—十二)
第十一章 爱恨情仇(十三—十四)
第十二章 船与岸的传说(一、二)
第十二章 船与岸的传说(三—六)
第十二章 船与岸的传说(七—十)
第十二章 船与岸的传说(十一—十四)
第十三章 爱在晚秋(一—三)
第十三章 爱在晚秋(四—七)
第十三章 爱在晚秋(八—十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15 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推荐语:《瘦月亮》是一部具有传奇色彩的长篇小说。他围绕着主人公欧阳川南等一班年轻人的知青生活和情感世界的故事,向读者展开了一幅幅精彩的画面。流畅的笔墨,塑造出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满篇字里行间不仅散发着浓郁的生活气息,还于跌宕起伏的情节中将爱情和友情、善良与邪恶有机的结合并贯穿全线。伏笔连连的文字,构思非常缜密,可谓滴水不漏。它时而让人心酸不已,时而让人忍俊不禁,时而又让人愤慨难抑。川南与立秋患难中的情感,与雨鸽之间纯洁的友情,与陆仙儿的情感以及立秋与吴树仁的奇遇等等,无一不昭示情感的真纯,还有王健、王胖子刘场长等人的卑鄙龌龊,也将人间的丑恶给予了狠狠地鞑伐。小说中亮点多多,不胜枚举,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主人公川南的祖传医术,也是文字中一大亮点,她在弥漫神奇色彩的同时,也在无形中弘扬了祖国医学的博大精深,一篇让人百读不厌的优秀文字。推荐精品赏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7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青猴跳到一个柴禾垛上,朝着屋里大声怪叫,和着大青猴的叫声,全体猴子后腿站立,张牙舞爪,全都发出“哦哦”的叫声。
——群猴抗议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雨鸽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看看,你一来就遇上这等事……顺着小路走,拐一个弯就到了!”
——是有点不好意思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怀春的女孩(三、四)

本帖最后由 秋语 于 2016-11-4 15:30 编辑

(三、四)
【编辑按】跟川南青梅竹马的雨鸽,是那么深深的爱着川南,可川南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大男孩。川南真的是像没长大的大男孩吗?非也!伏笔的忽隐忽现,让我们知道川南再一个“水帘洞”中已经将心交给了另一个女孩,立秋。他何尝不知道雨鸽的心思?想知道作者怎样描绘一个姑娘爱上男孩却又羞于开口、男孩又怎样遮掩的尴尬之情吗?那就赶紧前来阅读吧!(永铭家珍)

    三
  在这远离家乡,远离父母的深山中,恋爱似乎成了知青们摆脱苦闷和彷徨的最佳选择,川南又何曾不想呢?可他却不能,自从在嘉陵江的那个“水帘洞”中,和立秋有了那么一段缠绵的经历后,川南就觉得已把心全交给了她。尽管直到今天,川南都不知她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但他仍然故守着,守着一个美好的故事,守着一个少年时代的诺言。在月明星稀的夜晚,川南常会坐在石屋旁的小溪旁,听着溪水的低吟,回味着那在地深处发生的故事,心里一遍遍地念叨着立秋的名字,体味着她身体的温暖。他时常在想,不管他的家成了什么样子,也不管他被命运抛到了何方,立秋都不会忘记他的,或许,在某一天里,她就会突然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川南和立秋的故事,雨鸽是知道一点的,他们在嘉陵江悬崖下的“水帘洞”中呆了五天五夜,好不容易才在一条被轮船螺旋桨打伤的大鱼--直到今天,川南都无法肯定那到底是一个什么动物,只好称它为大鱼--牵引下离开了那里,传奇故事早就传遍了大街小巷,报社的记者也为此采访过他们。然而,雨鸽从来都没有朝那个方面想过,他们的岁数毕竟相差较远,在立秋的面前,在人们的眼里,川南只是立秋的小弟弟而已,谁也不会想到他们两人会产生爱情。何况,就在他们脱险不久,川南还病在床上时,立秋一家就被谴送回老家了……
  然而,事情就真的是这样的么?如果川南就真的爱上了立秋,或者干脆说两人在那水帘洞中已经有了更进一步的故事,川南就真的能够将立秋忘记?那么,无法忘记立秋的川南也就很难在心里装下别人了。一想到这里,雨鸽的胸中就升起一种难以言状的情感,心跳也加速了……
  一拐上了小道,立即感到舒畅多了。这山中的气候就是这么奇特,在太阳底下热得人跟什么似的,只要一走进树阴中,就会明显的凉快下来。而从这儿一直到雨鸽的点上,都是在这样的树阴中行走。
  这山里的夏季并不长,一过八月就很快凉下来了,经过一个短暂的秋天,到十月,第一场雪降下时,就走进了长长的寒冬,大雪封山之后,他们就会生活在与世隔绝的日子里。这儿离他们所在的地方还有好几十里,如果走小道的话,天黑之前是能够赶到的。
  “想听听我们点上的事吗?”雨鸽回过头来问川南。细细的小道,容不下两人并排,断后的事自然得由川南来承担。这样更好,这样雨鸽就不可能时时注意川南的表情,倒也省却不少的麻烦。
  “嗯哼。”川南发出一个鼻音,表示了赞同。
  雨鸽沉思了片刻,像是在寻找开始语,慢慢地说:“你知道不?张雪和清枫寨的柳飞扬好了,两人恋得跟什么似的,柳飞扬成天都长在我们那儿;又不自觉,晚上疯到半夜……他一来,两人更不想做事了,等现成的吃。肖晓薇呢,爱上了你们寨子的那个王健,还是早春的事吧,小王来串队不小心摔在了冬水田中,里外都湿透了,只得在晓薇的床上盖着被子躺着,晓薇给他又洗又烤,折腾了一个通宵……”
  这事川南知道,王健曾自豪地向川南说起过,一点也不害羞地讲述肖晓薇对他的那种好。一想起他精赤着身子躺在人家姑娘的床上,让一个女孩儿连夜给他洗衣烤衣,川南就会刮着脸皮羞他,他却说:“这才叫做浪漫嘛。”
  然而凭心而论,川南还是挺羡慕他的

      四
  “你怎么不说话呢?”雨鸽的声音传了过来,“就不发表一点意见?”
  “他们的事我都听说过。不过,没你讲得这么细致。但是,我觉得,肖晓微迟早会后悔的。”
  “为什么呢?你是说王健那人靠不住?”
  “和他在一块住了好几年,我还不了解他么?说大话,使小钱。平时看着还可以,祸事来了就躲得远远的……”
  “这我就不太了解了。但我见他们耍得挺恋络的……”   
  “要骗人家姑娘嘛,不表现一下还行。”
  “瞧你,倒像个恋爱专家似的。看来,你是经验丰富的了。如何,坦白一下吧……”
  “哈,照着我来了,咋不说下你自己呢?我是说,你……”
  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这不成了哪壶不开提哪壶么?果然,雨鸽的脚步变慢了,最后就停了来,但她却不回过头来,声音有些颤抖地反问了一句:“你说呢?”
  川南的目光移向了别处,指着在路旁山林中嬉戏的一群猴子,故意做出一副惊奇的模样,大声地说:“雨鸽,你看那群猴子!十几只呢,又到它们的节日了,‘苞谷一胀籽,忙坏孙猴子’,看青又有事做了。你们看过青么?”
  雨鸽回过了头来,脸上果然写着失望,有些无精打采地说:“跟队上的青年们看过,单独的就没有了。”
  “我最喜欢看青了,特别是晚上!社员们喜欢拿一面破锣敲着驱赶那些不速之客,我却喜欢用弹弓和弩机,你知道吗,石子射在那些獾呀、果子狸、野猪等野物身上时那种闷响,听来过瘾极了!而弩机比枪都好用,无声无息,可以抵近射击。哈哈,你不知道吧,有一天晚上我竟然用弩机射死了三头獾……”
  雨鸽摇摇头,自语般地说:“你什么时候才长得醒哟!”
  川南笑笑,不知说什么好,只得闭上了嘴。
  山风似乎更大了,树林竦竦有声。他们沿着石板小道走着,一边是高高的山岩,一边是幽长的深谷,头顶上的梭草中,被山民们叫着牛眼雀的小鸟已孵出了自己的孩子,小小的,比蚕豆大不了多少,一窝总会有那么五六只。川南曾在寻找山里特有的珍贵药品五灵脂时,见过这惹人喜爱的小生命,小心地捧在手里,又小心地放回到像个大酒杯似的巢中。而能让他们一饱口福的鹧鸪,则在灌木丛中哺育自己的儿女。
  雨鸽不再说话,只闷着头走路,这反倒使川南不安起来,不由得想:或许,我的做法有些过分?一再拒绝一个姑娘的好意,的确是很让人伤心的。但川南又怎能轻易地接受她的爱呢?一想起立秋,就失去了一切的兴趣。好在雨鸽并不是那种小心眼的女孩儿,要不然早就不理川南了。
  前面的路上,和刚出壳的小鸡一样大小的幼鹧鸪从草丛中钻了出来,一只接一只地穿过不宽的路面,跳进石板下的草棵里。那只母鹧鸪浑身的羽毛耸立着,一边催促着儿女,一边转着小脑袋朝他们瞧,它的眼里闪着警告的光彩,似乎在说:别惹我,小心啄你!
  雨鸽停下脚步,手朝后摆了摆,示意川南停下,转眼间,鹧鸪们的队伍就走过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秋语老师的又一精彩力作支持长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 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怀春的女孩(五)

本帖最后由 秋语 于 2016-11-2 18:40 编辑

(五)
【编辑按】插叙中,将深埋的伏笔表皮像影子一样在我们的眼前闪现了一下。原来川南为了减轻家庭的经济负担,在嘉陵江边砸石头,不幸出了事故,也就在这次事故中,川南与立秋之间种下了爱的种子。面对雨鸽充满爱恋的眼神和母亲的苦苦相劝,川南是怎样处理的呢?让我们继续关注。(永铭家珍)

    五
  路像一条长长的带子,曲曲地通往绿林深处,雨鸽几次都转过头来,像是要问川南什么。
  川南猜想她是想打听他和立秋在那水帘洞中的日日夜夜,打听那故事中的故事,在以前的日子里,她也拐弯抹角地问过几次,都被川南含糊过去了。既然是心底的秘密,就让它独埋心底好了,如果与立秋的缘真的是一颗种籽,总归会长成一棵树的。可是这会儿,立秋在什么地方呢?那次死里逃生回来后,川南病了许久,成天迷迷糊糊的,记得立秋曾来看过川南,坐在他的床头,他甚至还能回味起那暖暖的手抚摸他额头的那种温馨。
  那个时候,川南和立秋找到一个在嘉陵江边砸石头活计,每砸出一立方米的碎石,就能挣下一元伍角钱,对他们的家庭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可等川南能挣扎着爬起来,才知道立秋家已经搬走了,随着被遣送回乡的父母一道回北方老家去了,她们走得很急,甚至连川南的母亲都不知道,等听消息以后,已是人去房空……她们是东北人,具体什么地方川南没听立秋讲过,就这样断了联系。
  这次回家,川南问过母亲,知不知道立秋的下落,她摇摇头说:“一走就没了音信。想来也好不到哪儿去,你大婶身体不好,大伯的腰又被砸坏了,家里弟妹还小,一个家都靠她撑着呢……川南,你跟她在那个洞里没干啥事吧?我们是本份人家,可不能做出对不起人家姑娘的事情来……”
  川南的脸腾地红了,连声说:“瞧你,那会儿我才多大,十七岁,我叫立秋姐姐呢……再说,那几天想的就是怎么逃出去……都过了好几年了,你咋个又提起这事了呢?”
  “没啥就好,没啥就好,妈这不是为你着想么?”
  “为我想?这怎么叫为我想呢?摆明了不相信人嘛。可是,可要是,要可是……真有个啥呢?”
  母亲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在老家当姑娘时就是有名的才女,对男女之事历来看得很重,果然,母亲听了他的话后,说:“真有个啥你就得娶了立秋。我们是本分人家,不能做对不起别人的事……”
  “没啥就不能娶么……”川南嘀咕了一句,不说了。
  母亲打量了川南好一阵,才说:“那就另当别论了。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有她,可这事儿得讲缘分,她一搬几千里,你上哪儿找去?”
  “你刚才还说要是有啥我得娶她,要真‘有了啥’,我又到哪儿去娶她呢……”
  “去去去,就知道和我斗嘴!”母亲笑着推了川南一下,隔了一会儿又说:“其实,雨鸽这女孩子不错,你们又是在一块长大的,叫我看哪,她的心中也有你。你没有回来那几天,就到家来过好多次,姨呀姨地叫得可亲热了。要不……”
  “老妈,你看,一谈起这个你就没完。川南连自己都养不活呢,凭啥娶媳妇儿……”
  母亲却认真地说:“川南,你爸的问题看来一时半会儿是解决不了的,虽说他是‘三八式’的,但这年头被人咬上了就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你是得有回不来的准备才行。俗话说哪里黄土不埋人,在山里有时比在城里都还要好些……”
  “你是说让我在农村安家?”
  “我是寻思得有个人照顾你。你的那双鞋垫做得不错,是哪个姑娘送的呀?”
  “瞧您,又来了不是,我不是给您说过么?那是我们队那个假丫头陆仙儿做的,人家可是如假包换的真小伙子呢。”
  “不说了不说了,我问你,看病上有长进么?你爷爷给你的那些书看完了么?你们欧阳家三代单传,你爸又没下工夫学过,这祖辈传下来的事就靠着你了。”
  “我懂。我爸是干什么的,能去钻那个么?书看是看了几遍,就是不好理解。不过我在慢慢摸索。妈,我们那儿药材可多了,特别是一些贵重药材,像杜仲,天麻,何首乌什么的,我都在山上采到过。对了,还有五灵脂,你知道是什么吗?就是飞鼠拉的‘巴巴’,我都采了不少了,拿到镇上能卖不少的钱呢,只可惜我们那儿离县城太远了,要是在……哦,对了,我拿回来的夏枯草膏和桑椹膏你和老爸可得记着吃,夏枯草膏能治包块散肿节,治顽固头痛,很对你偏头痛的症,桑椹膏可是滋阴的妙药,那些都是我亲自采的药,亲自到山里找的蜂蜜,亲自蜜炼的哟……爷爷那书上说的一个偏方我试过了,退烧的,不过我作了改进,书上说‘对高热之人以黑油稀泥遍身涂之,再以热水洗去,高热尽退’,我查了半天,才知道那是要找被石油露头而长期浸润的泥,我们那儿又没油田,上哪儿找去?就改用香皂,您猜如何,哈哈,出奇的好……只是,只是这香皂现今却是稀罕物,不好找的……”
  母亲笑笑说:“看来,我儿的确是长进了!”
  “那当然,要不怎么那么多人都找我看病?不过,有许多东西我还是不能完全搞明白,比如说那种‘神魔掌’吧,我就只能达到第二个层次,第三个层次总是达不到。爷爷说的那种习练方法太苛刻了,要找一个心有灵犀的异性,还要什么除衣而习之,我哪能做到呢?不过,我还是时常在悟,希望找出另外一种方法来。爷爷书上的一些东西我都不同程度地做过变动,说不定,这回我也能成功呢。但是,”他停了一下,像是在思考怎样表达,“爷爷书上的很多东西,特别是下册里同的东西,都太神了,我都不敢相信。但弄明白了,又都是那么回事……反正我会钻下去的。”
  “你出息了就好。做父母的就盼着孩子能比自己这辈人好……不过你也得有个思想准备,要是调不回来……”
  “咦,我觉得很奇怪嗫,别人家的父母生怕孩子回不来,愁得跟什么似的,你可倒好,做起我的思想工作来了。你放心,我现在安心得很。”
  “你没有见到立秋一家吗?说不准哪一天我和你爸也得走这条路去……要真那样,妈不把你的终身大事落实下来,怎放得下心?听妈说一句,雨鸽还是不错的……”
  “又来了,又来了!我不能调回算我命孬,自己认了,人家雨鸽又不是黑五类,能不调回来么?亏你想得出……”
  “你知道个啥?现今要想回来,没有过得硬的关系行么?也行,那就得付出……那种事的代价!好女孩儿谁个愿意?你不要以为是我在啰嗦你,这是人家雨鸽的姐姐来给我说的,你也知道,雨鸽打小就没了爹娘,是她姐姐拉扯大的……”
  “那她姐的意思是……”
  “她姐的意思就是想告诉我,就算你回不了城也没有啥,雨鸽可以在那儿陪你。”
  “你就答应了?真是莫名其妙……”川南有些急了。
  “我能替你答应吗?我只是说问问你。”
  “这还差不多!不过,这事儿我得好好想一想才行。想好了直接告诉雨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怀春的女孩(六、七)

本帖最后由 秋语 于 2016-11-2 15:33 编辑

(六、七)
【编辑按】在雨鸽再三的明请暗邀中,川南来到雨鸽所在的知青点。没想到生产队长却来要求雨鸽去看青。雨鸽很是为难,川南却爽快的答应同雨鸽一起看青。当天晚上,两人在花生地里看青。听川南说早上就要离开,雨鸽欲言又止,川南知道雨鸽有话要说。就在看青窝棚里,川南随着雨鸽的叙述一同走进了雨鸽的那场梦魇中。雨鸽遭遇了什么?让我们一同期待下集分解。(永铭家珍)

     六
  太阳斜在西面山头上时,他们到了雨鸽所在的知青点上。
  几间石头小屋坐落在一个山崖下面,屋前有一片茂密的竹林,细长的竹梢弯下来,直垂到麦草铺就的屋顶上,在风的鼓动下,竹梢轻抚着茅顶,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几只家雀在屋顶上叽叽喳喳地叫着,交流着一天的见闻。竹林的边上有着几棵国槐,正开着红白二色的花。
  已是收工的时候了,门却紧锁着,外面的小坝上,落叶如织,像是好久都没住人的样子了。雨鸽掏出钥匙,打开了门锁,刚一推开,一股说不出的味儿就扑了出来,两人相对一视,带着几分紧张走了进去。
  堂屋里一遍狼籍,八仙桌上,吃过的碗筷胡乱地摆放着,残汤剩水洒了一桌子,有的地方都已干了,留下一遍油迹。几根凳子横七竖八地占满了整个屋子。屋角的一只脸盆里,泡着几件脏衣服,水都发黑了,拿手一翻,臭味扑鼻。
  雨鸽挨着看了几个卧室,见门都锁着,显然都不在家,这才稍稍放心了,开了自己卧室的门,招呼川南把东西先放下,就卷起袖子收拾起来。
  川南走进厨房,见石头打就的水缸里只剩下不多的一点水了,上面飘着一层绿色的青苔。就操起飘在水面上的木瓢浇着水把石缸洗了,将余水全舀了出来,又挑起水桶,问雨鸽:“井在哪里,我挑几挑水去。”
  雨鸽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看看,你一来就遇上这等事……顺着小路走,拐一个弯就到了!”
  川南只是一笑,挑起水桶向外走去。看得出,雨鸽在这儿的日子也不好过。她的那些伙伴也太懒惰了,这一屋子的乱还不知是什么时候弄下的呢。
  来到一处岩坎下,见一手指粗细的山泉淙淙响着,从一岩缝中钻出来,直注进下面的一个石坑中,想来就是雨鸽她们的井了,便满满地打了两桶,挑了回去。雨鸽正等着水用呢,川南将水倒在了缸里,又一连跑了几趟,终于把水缸装满了。
  在川南挑水的这个时间里,和雨鸽住邻居的几个农妇一直悄悄地在打量川南,交头接耳不知在说什么。
  川南只是淡然一笑。
  脏乱不堪的屋子在雨鸽的手里很快就变得清爽了,她又端起那盆臭衣服,要到山堰里去洗。川南说:“我也去。”不由分说地夺过盆子,和她一块向山堰走去。
  天已快黑了,宽阔的水面上,有无数的蜻蜓在飞舞。雨鸽说什么也不让川南动手洗那些发臭的衣服,衣服像是肖晓微的,说不定里面还有她的小裤衩什么的。
  川南不好太和她争,就守在她的身边,看她忙着。这充满家庭生活气息的情景让川南的心头涌起一种热热的浪来,想起老妈的那些话,心中有了一种莫名的冲动,儿时玩的扮小夫妻的情景又在眼浮现出来,不觉哑然失笑,时间过得太快了,转眼都已成了大人。
  其实,儿时和雨鸽在一块的时间远比和立秋在一起的时候要多,如果不是父亲的问题总是得不到解决,停发了工资,一家人生活无着落,他是不会到嘉陵江边砸石头的,也就不会引出这件让人牵肠挂肚的事来。就在这一刹那,立秋的影子又浮现了出来,声音柔柔的,分明在说:“川南,今后不论走到哪里,我都是你的人了……让我们都珍惜这发生在地深处的爱情……”
  如果那回是和雨鸽在一起,该会发生怎样的事呢?川南摇摇头,轻轻地叹了口气,抓过飘在水面上的一件衬衣,洗了起来。雨鸽正要阻拦,一个中年山民急匆匆地走过来,还没有站稳就冲着雨鸽说:“你总算回来了。前些天,张雪几个不知从哪儿邀了一群儿娃子,又唱又跳,一直闹了好几天,一点招呼都不听。白天不干活也就算了,晚上叫他们去看下青,你猜怎么着?一帮人就全走了……你回来就好了,坡上的庄稼快熟了,那些野物凶得很,队上的人手又不够……”
  “队长,你是想让我晚上看青?”
  “还是雨鸽聪明,一猜就准。”
  “可我……一个女生……不方便嘛!”
  “你不是还带来个男朋友嘛,让他陪你一下嘛!”
  “他……哪里是……”雨鸽的脸腾地红了,不好意思地瞟了川南一眼,想要对周队长解释。
  川南拦住了她,对周队长说:“行行,看青我最在行了,不过,你得借我一把弩,我只有一把弹弓,打打鸟还行,遇上野兽就麻烦了。”
  在这深山中,至今仍保存着古老的风俗,打猎用弩就是其中的一种。尽管这些年有不少的猎人用上了火枪,但找一把弩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手里有一支称手的武器,再黑的天也就多了几份胆。就是雨鸽,也不会说川南是图好玩吧?
  “弩?我叫人给你拿去。”周队长见川南一口应承了下来,高兴了,转过身去,扯着嗓子朝远处喊道:“三娃子,把那弩挑一支,立马给我送来,我要用!”
  “听到了,我这就来--”
  不大工夫,一个半大小子拿着一把弩跑了过来,川南接过来,拉了拉弓弦,觉得力道还可以,就从他手中将几支竹箭也接了过来。
  队长又对雨鸽说:“你们就看后山那一片花生,张老汉病了,腰痛得厉害,你们替他一下。那儿离你们住处也近。”
  雨鸽有些为难地说:“人家川南最多也只能在这儿呆一个晚上,他走了,这青又怎么看呢?”
  “看一天算一天嘛,再说,等张雪她们回来,你们几个搭伴,每隔一会儿沿着地界敲一通锣就行了。”
  “还不知她们啥时候回来呢。”雨鸽小声地说。
  “走了一个多星期了,我想该回来了吧?”

  七
  “嘘--你听,是什么声音?”蓦地,川南回过了头来,有些激动地说。
  雨鸽的心“怦怦”跳了起来,掠掠额头的刘海,侧耳细听。
  夜已很深了,那轮瘦月亮孤寂地悬在深蓝的天幕上,忖映着满天的星斗。
  夜风悠然,周遭有夏虫啁啾的嘶鸣,蝈蝈弹奏得异常响亮,像是在倾述一个古老的故事。雨鸽听了半天,并未发现有何异常,不由得在想,是真有异响还是川南要打断她的问话,刚才,她的那句话都已冲到嘴边了。
  川南的眼里闪出激动的光来,压低声音对她说:“你听,你仔细听,有野物来偷吃的呢!”
  雨鸽再细辩,果然听到一阵“欷欷唆唆”的声音,忙对川南说:“敲锣吧!”
  “不,一敲锣就把它吓跑了。我们悄悄逼过去,弄它点肉来吃。”
  雨鸽微笑着摇摇头,难怪这么给他暗示都不懂,毕竟还是个大男孩儿呢。见川南蹑手蹑脚地朝那块花生地走去,也小心地跟了上去。
  这一片坡地种的是叫山里孩子垂涎三尺的花生,由于下的工夫深,长势很好。山民们种花生并不是指望用来榨油,而是用它来给孩子们当零食吃。这里太偏僻了,大雪一封山,就与外界隔断了联系,能在大冷天里给馋嘴的孩子炒点花生,倒是挺不错的一件事情。但种花生的事是瞒着公社领导的。以粮为纲嘛,偷偷地种一些花生虽算不上是一条罪状,却也是和公社的精神唱反调的。也好在偏僻,头头脑脑们不大可能查到这里来。往年,雨鸽她们每年总都能分到二十来斤花生,却不知还有这晚上看青的辛劳。今天跟川南出来,算是体会到了。
  这是个山口,夜风很大,吹在身上凉丝丝的,只是赶了一天的路,两条腿有些发紧,真想在哪儿坐一会儿。但他们却不敢大意,周队长特别交待过,这花生过几天就能收了,千万别叫野兽们给糟蹋了去。
  雨鸽跟在川南后面,紧张地走进地里。朦胧的月光下面,一个黑乎乎的影子在地垅中扒拉着,偷吃快要成熟了的果实。她甚至都能听到那小兽发出的欢快的哼哼声。川南将手朝后压了下,示意雨鸽蹲下来,自己则伏在地里,把弩操在手中,瞄准那个黑影。“嗖”地一声,竹箭射进了野兽的身体,那野物发出一阵嚎叫,在地上翻滚了一阵就不动了。川南飞快地跑过去,把猎物拿了起来,招呼雨鸽来看。
  雨鸽紧走几步,将电筒摁亮,向那野物照去,这才知道猎了一只肥滚滚的獾。
  雨鸽的心这会儿才平静了下来,虽然跟队上的年轻山民看过青,但那时是图好玩,不像今天,负责着这么大一片山地。她将电筒移向地里,查看着损失,这可恶的小兽连吃带糟蹋,足足一垅地。雨鸽将没被咬坏的花生收到一起,堆成一个小堆。
  川南兴奋地说:“好重,怕有十多斤吧。待会儿我就把它剥了,明天你就可以美美地吃上一顿,剩下的可以腌起来……”
  “怎么,就我一人吃么?你……”
  “我想一早就走。出来好几天了,不太放心。山里夏天很短,我得抓紧时间多採点药,你知道的,大雪一封山,这些东西都精贵了……”
  “川南,你这回能来这里,我就感激不尽了,本来就不该再存什么非份的想法,但是,这件事在我心里已经好久了,不说出来,我的心中……所以,我想请你多留几天。肖晓微和张雪还不知什么时候才回来,晚上,我一个女孩儿怎能看青呢?”
  “我走了,你就可以不看了嘛,周队长不是叫我们先看一晚再说吗?”
  “他那人,说话就那个样。说是一晚,只要你接了,就得一直看下去。现在队上人少事多,他巴心不得能多抓一个差。”
  “等等,让我想一想……好吧,我可以在这儿多待几天,就权当在家里耽搁了。你是要说什么呢?现在就告诉我行么?”
  雨鸽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们先把这个东西拿到那边的窝棚里,然后再说好吗?累了一天,你也该休息一下了。”
  “你这样一说,确实觉出乏来了。好,就听你的,到窝棚那儿坐一会儿。”
  他们从地里出来,来到那个人字形的窝棚中,把那只獾放了下来。川南对雨鸽说:“你先坐一会儿,我到那地中间敲一阵锣去,免得我们刚走,就又有小偷来光顾。”
  他从雨鸽手里接过锣来,朝地里走去。边走边敲着锣,惊起了几只不知名的鸟儿,惊诧诧地叫着,朝夜空飞去了。
  川南在雨鸽对面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瞪着一对晶亮的大眼,望着雨鸽。他的心跳得很厉害,尽管他还不知道雨鸽到底要对他说些什么,但也猜测躲避了一天的事情,还是要发生了。他并不催促,任她静坐着。他清楚,这种事要雨鸽自己说出来,也是要有一些胆量的。
  雨鸽的眼里沁出一星清亮的泪来,随着她的诉说,川南也跟着她回到那天的县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秋语又添新的长篇,请记住更新每个章节大3000字以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 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秋语老师的又一精彩力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 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红炭 发表于 2016-11-1 21:38
感谢秋语老师的又一精彩力作!

谢谢红炭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 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荷池仙子 发表于 2016-11-1 21:05
欢迎秋语又添新的长篇,请记住更新每个章节大3000字以上

好的,我记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 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永铭家珍 发表于 2016-11-1 21:00
感谢秋语老师的又一精彩力作支持长篇

谢谢家珍老师,老师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 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明天慢慢品赏老师的精彩!
秋语老师您按计划发文就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 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朋友入住长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 06:36 | 显示全部楼层
荷池仙子 发表于 2016-11-1 21:05
欢迎秋语又添新的长篇,请记住更新每个章节大3000字以上

谢谢仙子老师的提醒,我已经改过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 0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永铭家珍 发表于 2016-11-1 22:55
明天慢慢品赏老师的精彩!
秋语老师您按计划发文就是。

好的,我会按要求发稿的。感谢您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 06:37 | 显示全部楼层
种月亮的女人 发表于 2016-11-1 22:56
欢迎新朋友入住长篇!

谢谢月亮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小说《瘦月亮》(一、二)
【编辑按】文字在别致而引人好奇的标题中拉开精彩的序幕。随着流畅的文字,我们跟着一对男女知青的步伐,一会在烈烈的阳光下,一会又在树荫悠悠的山风中穿梭。平铺和插叙中,一场关于这对知青与另外一名叫秋语三人之间的情感大戏在深深地伏笔和不断地悬念中铺排开来。雨鸽因上调受知青办王主任性侵的威胁;川南患难中与秋语的恋情;秋语天涯不知处的杳无音讯,雨鸽爱川南是不是一厢情愿?欲知精彩细节,请进来欣赏吧!相信巧妙的布局一定会让您如临其境,细腻地描绘也一定会让您感同身受。(永铭家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小说《瘦月亮》(三、四)
【编辑按】跟川南青梅竹马的雨鸽,是那么深深的爱着川南,可川南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大男孩。川南真的是像没长大的大男孩吗?非也!伏笔的忽隐忽现,让我们知道川南再一个“水帘洞”中已经将心交给了另一个女孩,秋语。他何尝不知道雨鸽的心思?想知道作者怎样描绘一个姑娘爱上男孩却又羞于开口、男孩又怎样遮掩的尴尬之情吗?那就赶紧前来阅读吧!(永铭家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编辑按】插叙中,将深埋的伏笔表皮像影子一样在我们的眼前闪现了一下。原来川南为了减轻家庭的经济负担,在嘉陵江边砸石头,不幸出了事故,也就在这次事故中,川南与秋语之间种下了爱的种子。面对雨鸽充满爱恋的眼神和母亲的苦苦相劝,川南是怎样处理的呢?让我们继续关注。(永铭家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六、七)
【编辑按】在雨鸽再三的明请暗邀中,川南来到雨鸽所在的知青点。没想到生产队长却来要求雨鸽去看青。雨鸽很是为难,川南却爽快的答应同雨鸽一起看青。当天晚上,两人在花生地里看青。听川南说早上就要离开,雨鸽欲言又止,川南知道雨鸽有话要说。就在看青窝棚里,川南随着雨鸽的叙述一同走进了雨鸽的那场梦魇中。雨鸽遭遇了什么?让我们一同期待下集分解。(永铭家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载重汽车扬起一股灰尘,消失在前方的弯道后面,山野顿时寂静下来。
——动感的画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临近中午,太阳正烈,烤得人有些发困。热风悠悠吹着,山林发出哗哗声响。
——天正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夹杂在林子中的庄稼地里,苞谷长得绿茵茵的,全都背起了鼓胀的棒子。一群群蜻蜓在苞谷上方飞舞盘旋,追逐着飞虫。

——一片田园丰收在望的景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陡峭的山坡上,有着小块不规则的土地,低矮的豆科植物已结荚了,星星点点的小花仍然开着,引几只逐蜜的野蜂在其中穿梭。
——山林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山道旁长着一排高大的杨树,那些剌槐和栎树则像小兄弟似地站在杨树的身下,组成了一道错落有致的绿墙。茂密的枝叶中,知了正起劲地唱着。不知哪块岩石后面,不时传来阵阵斑鸠“咕咕”的叫声。远处的枫林中,此刻也是一片绿色,在风的吹抚下有节奏地起伏着,这一切,都给人一种甜美悠长的感觉。
——甜美悠长的山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农历七月,正是这高寒山区最美好的季节。
——故事发生在夏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雨鸽将挂包斜挎在肩上,边走边偏着头看川南,一副调皮的模样。
——两个年轻男女出现在画面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可是答应了我的,这回无论如何都要到我那儿去一趟。亏我们还是一块长大的呢,好几年了,你连我的门朝那方开都不晓得。”
话一出口,她的心就“怦怦”跳了起来。
——看似平常的话,却是姑娘的“别有用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路,她已是第三次说同样的话了。
——强调一下,一定要“到我那儿去一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从何时起,川南在她心目中的位置变得越来越重要了。
——姑娘喜欢上川南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尽管他们两个知青点相隔很远,中途还要经过一道长约十余里的荒凉山沟,白天都时常有野兽出没,雨鸽很少到他们那儿去过,但川南的事儿,却总能通过各种渠道传到雨鸽的耳中来。
——雨鸽非常关注川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她们那个点的几个女生太爱串队了,总是邀约在一起,今天跑这个知青点,明天到那个知青点。一回来,总能带回好些新鲜的消息。
雨鸽静静地听着她们的谈论,从她们口里得知了川南不少的事情。
——对川南的了解,通过姐妹们串点聊天得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她是很少串队的,她明白自己家中的情况,无法和点上的其他人相比,她的父母早逝,姐夫和姐姐也都是本份的工人,没有任何门路让她能早日离开这里,找一份理想的工作。
——雨鸽家庭条件差,更没门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要想跳出农门,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和表现。
——要想跳出农门,就要付出很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还好,下乡这几年里,社员对她的印象是不错的。
——按道理上调有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然而,在终于盼来了一次回城的机会后,她却在见了“知青办”的负责人之后主动地放弃了,没人知道这是为什么,一个点的姐妹只是觉得,本来话就不多的雨鸽变得更加沉默寡言……
——悬念伏笔埋下,这里有蹊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谁说的?那一回,我不是从你那儿经过了的么?你那几间小石屋,坐南朝北,门当然向着北边开,哦,对了,厨房除外……”川南一本正经地说着,抓起一块石头向着一棵矮树砸去,一只黑色的、叫不出名的鸟儿“呱呱”叫着,飞了起来。
——川南解释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还说呢,到我们点了都不愿进去……”
川南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天我不是有事么?”
——哈哈,其中定有难言之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那一天他是做得有些过分了,都到雨鸽点上了,天又阴沉着,雨鸽再三挽留,他还是走了。因为那一天,只有雨鸽一人在家。不知怎的,他有些害怕,是怕会控制不住自己,爱上这只美丽的鸽子还是怕别的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复杂的情感,很难说清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川南直接回队的话,他们就该在前面那棵大黄桷树旁的岔路口分手,但见到雨鸽那期待的眼神,川南不忍心了。心里在想,去去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这回在家里只待了三天。一个点的王健,哪次回家不是住上十天半月甚至更久呢?再说,男女交往不一定就都是在恋爱吧?还是新时代的青年呢,思想也太复杂了一点。
  “你放心,我的嘴这会儿馋极了,就想吃你做的酸汤面,咋会不去呢?”
雨鸽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原来川南还没有那种感情的意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凭心而论,雨鸽的确是一个好女孩儿,高挑的身材,白晰的肤色,俊俏的脸上总是带着几分笑意,在川南的印象中,很少见她发过脾气,就是有人把她惹恼了,也只是说上一句:“讨厌!”
——雨鸽性格温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会儿,她的脸上依然带着些许的笑意,随便绾在脑后的马尾状的头发,随着她的脚步一晃一晃的,既显出城里女孩儿的洒脱,又带着些许山里丫头的野气。她身上的那件带着黑色碎花的淡黄色衬衣,已被汗水浸湿了,贴在身上,把曲线勾勒得异常分明,见川南看她,朝他送去浅浅的一笑,露出一对迷人的酒窝。
——雨鸽是个迷人的女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小就在一块儿的玩伴儿,男婚女嫁的游戏都不知玩过多少遍了,她的心思川南还不知道么?
——川南知道雨鸽的心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是从县城搭一辆便车返队的,那车上装着一袋袋的粮食,为了安全,在他们刚上车时,司机就叫他们把一些麻袋码得高一点,腾出了更大的一个空间,供他们容身。
——搭便车回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路上,她看川南时的那种眼神,谈起儿时事情时那种从心底发出的笑意,都默默地向他透出爱的信息,他却装出一副傻乎乎的模样,总是把她的话头往一边引,并尽量坐得离她远一点。
——川南躲避之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她似乎也看出了川南的心思,斜依在那些麻袋上,脸上写着淡淡的失望。汽车在山道上颠簸着,她的身子也不时地摇晃,一副孤立无助的模样,终于,川南不忍心了,在一阵剧烈的颠簸之中,向她伸出一只手去,把她拉到自己的身旁。
——不忍心看着雨鸽失望的表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会儿,雨鸽的心被川南的举止感动了,眼里顷刻间就充满了晶莹的泪水,只好将头扭向了一边……该怎样向他开口呢?雨鸽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在心里把要说的话演练了许多遍。要是其它的事情,她一定会直截了当说的,但这种事儿,她一个姑娘家如何说得出口呢?
——是啊,你川南怎么就不懂我的心事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县知青办王主任给她的期限眼看就要到了,但她却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来。这段日子里,她的心中总是翻腾着那天的事情,既感到恶心,又觉得害怕,她是费了好大的劲才从王主任的办公室逃出来的。
——无耻的王主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回家,听了她的哭诉后,急性子姐姐气得跟什么似的,半晌都说不出话来,倒是姐夫的话令雨鸽茅塞顿开:“雨鸽也到婚龄了,找一个知心的人,把事办了,我看他还有啥办法?他虽管着雨鸽,总不能不让人结婚吧?”
——姐夫说得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雨鸽感到脸上有些发烧,一个男生的脸立刻浮现在了眼前,心中也畅快了一些。但是,这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哪,谁知人家心中是怎么想的呢?人们都说,男孩子醒事晚,川南也是二十挂零的人了,但看他玩起弹弓、弩机的模样,活脱脱是个大男孩儿,他能理解雨鸽的心么?
——是啊?雨鸽惴惴不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 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姐夫说:“这肯定是个办法,只是你在农村结婚的话,就更难回城了。”
——是啊,那样就扎根农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执手天涯文学网安卓手机客户端

扫描二维码,下载执手天涯原创文学网手机客户端,更方便更加快捷的浏览美文。

执手天涯文学网官方微信公告号

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执手天涯原创文学网公告号,更多精彩等着你。

执手天涯文学网QQ群:温馨雨蝶

执手天涯文学网情感交流QQ群:温馨雨蝶(情感文学)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